昏暗的燈光在室內閃爍,發出屬於危險的燒焦聲,在燈光搭配下,只有一個不太明顯的人影若隱若現。

 

  這是一棟有如皇宮般華麗的洋房,然而此刻,浩大室內卻堆滿亂七八糟的物品,沉重的灰塵瀰漫在紅地毯上,角落長滿一張張蜘蛛網,檜木長桌被雜亂不堪的書籍和玻璃瓶占滿,整個房間除了中央的空地,幾乎沒有一個地方可以走動。

 

  現場唯一的活物也沾染了一身厚灰,不過他似乎無視這混亂的場景,靜靜的站在房內最中央,眼睛眨也不眨的盯著花了上百天煉製的巨大火爐。

 

  「就快要完成了,只差幾個步驟……成果就會出爐了……」

 

  人影看著火爐喃喃唸著,然後緩緩站起身,從堆滿灰塵的書櫃裡拿出一本厚書,以羽毛筆畫下幾個段落重點,筆端停在煉製最後階段,也就是現在的步驟。

 

  人影專心的研讀他幾年來的成果,絲毫沒有注意後方窗戶有其他動靜。

 

  「喀嚓……」

 

  隨著細小的聲響,彩色落地窗應聲破裂,接著一個高挑的身影翻身躍入室內,推翻了不少書籍和藥瓶,如一陣風般掃過室內,大辣辣翹著腳跨坐在長桌上。

 

  「雷斯特,你還再繼續那奇怪的實驗啊?整天待在房子裡會發霉的,還有,你的房間真是髒的可以,一個大魔法使的形象怎麼可以這麼邋遢,嘖嘖,真想給那些崇拜你的人看看啊。」

 

  被稱為雷斯特的男子連頭也沒回,依舊盯著火爐觀看:「屋內亂七八糟有一半是你造成的,跟你說過多少次,進入房間要從門進來,不准破窗而入,窗戶的修理費用很高的。」

 

  「哼哼,別拿你們那套人類的規矩來束縛我,愚蠢的人類,就算你是我的主人也一樣。」

 

  牠挑釁的站起身走進閃爍的燈光下,光線的照明讓牠身形更加清晰,高挑的身高直逼天花板,一頭淺銀色的短髮,如貓般金色細瞳,尖耳以及嘴角裸露出的尖牙,手臂四肢末處有著幾乎不可見的細鱗,種種特徵形成了一股強勁的氣勢。

 

  在眼前的是……有著人型外貌,實際上本質卻和人類天差地遠的自傲獸類。

 

  雷斯特轉頭瞥了一眼滿臉不爽的獸類,表情無奈的聳了聳肩,倒是一點也沒生氣「哎呀,我身為一個魔法使,有個太活潑太有主見的喚獸真是麻煩啊,不過……現在我也沒時間管教你了。」

 

  用長衣袖抹掉臉上堆積的灰塵,雷斯特露出被掩蓋住的面容,原本灰溜溜的眼睛泛起一絲精明,然後他……朝某隻高挑的獸類伸出一隻手。

 

  「閒聊到此結束,講正事吧,我要的東西拿到了嗎?凜見。」

 

  雷斯特表情淡然,語氣更是理所當然,短短幾句話間,他已經恢復成平時大魔法使的氣勢。

 

  看著眼前和牠簽訂契約為「主人」的人類,凜見不爽的嘖了一聲,轉過身單手一揮,扔出一個裝著黑色液體的藥瓶。

 

  「拿去,遠在幾萬公里外的克里仁基火山岩漿粉末,本大爺我一路上剷平無數隻不知死活的野獸,花了兩天飛過去才拿到的,好好感謝我吧。」

 

  「是是是。」雷斯特接過瓶子,隨手指著一旁角落放著的容器:「辛苦你了,吶,這是要給你的東西。」

 

  凜見偏頭湊上前,嗅了嗅容器裡氣味,轉過頭,嫌惡的瞇起眼睛。

 

  「這是什麼鬼東西?氣味好像腐敗的史萊姆屍體。」

 

  「啊,那個呀……別客氣,僅管拿去吧,我特地為你準備的。」

 

  雷斯特勾起嘴角,露出一抹好看的微笑:「不可以浪費,那是你今天的晚餐唷。」

 

  一道寒風吹過,雷斯特依舊微笑,而凜見臉色大變。

 

  「你說……這盤像極了餿水的不明物體,是本大爺的食物?」

 

  凜見幾乎是咬著牙講話,指間冒出銳利的長指甲,覆蓋在皮膚上的細鱗變的堅硬,任誰都看的出牠瀕臨爆發前兆,在強大的魔力波動之下,可憐的容器應聲破裂,玻璃摔得粉碎。

 

  雷斯特彷彿沒看到某獸類即將爆走,臉色凝重的搖了搖手指,極為認真的開口反駁。

 

  「不,這你就不懂了,這容器裡主要成分是最天然的清水和土壤,而且長時間發酵具有相當充沛的養分,是相當珍貴的食物呢,你就吃著容器裡頭的東西,配點陽光當晚餐吧。」

 

  「你當我是植物嗎?吃點水和泥土、曬曬太陽就能行光合作用嗎?混帳!本大爺是純粹的肉食動物!連人肉也吃的,該死的不良魔法使!」

 

  某個獸類完全爆發了,大發雷霆的翻箱倒櫃,胡亂大鬧,把房間砸得亂七八糟,雷斯特帶著笑意隨手施展一道結界隔離掉,然後轉過身,將注意力放回到正在調製的大火爐上。

 

  依照書上最後幾道步驟,把複雜的材料倒進火爐裡,再加強火力熬煮,雷斯特輕唸出咒文,頓時沾滿灰塵的地板泛起光輝,浮現出十幾道魔法陣,整個室內充滿著強烈到毛骨悚然的魔力。

 

  被強大魔力吸引的凜見停下暴走,臉露驚訝:「好複雜的魔法陣,你究竟花了多久的時間一道道刻劃出來?」

 

  「兩年。」

 

  釋放強大魔力讓雷斯特額上冒起細汗,他閉上眼,以極輕的音量開口:「即使花上兩年研究,我也不確定能否成功……」

 

  「哼哼,竟然有你都沒把握的魔法,成功機率有多少?」

 

  凜見起了興趣,蹲下身好奇的查看魔法陣,但對魔法完全不熟的牠幾乎看不出所以然,憑著獸類的直覺,牠只知道這魔法相當危險。

 

  「機率嘛……」雷斯特停頓了下,「大概只有百分之一,不,或許更少。」

 

  「怎麼可能?」凜見不以為意的笑著:「雖然平常行為很不像樣,你可是萊特沃許的首席大魔法使,連你都辦不到,那麼世界上還有哪個魔法使能辦到?

 

  「你說的沒錯,這個魔法……至今從來沒有人成功過。」

 

  凜見皺起眉,「既然沒人成功過,你幹嘛執意要完成這項魔法?」

 

  雷斯特手中動作沒有停止過,背對著凜見,他不停將各種顏色藥水倒入火爐裡,因此,凜見絲毫看不到對方臉上神情。

 

  「凜見,人類是很複雜的生物,有時候明知道不可能,卻還是會做出些不合邏輯的事,即使和我一起生活了十年,身為獸類的你或許也不會明白這點。」

 

  雷斯特以平靜的視線看向冒著氣泡的火爐,手上正握著裝滿火山岩漿粉末的藥瓶……只剩最後一項步驟。

 

  「非得完成不可,我已經做了我所能改變的力量,將一切都賭在這上面。」

 

  「等……等一下,你從兩年前就開始準備這一刻嗎?到底是什麼魔法?」凜見察覺了不對勁,「如果實驗失敗呢?你打算怎麼做?」

 

  雷斯特稍微停頓住,從火爐前抬起頭,此刻,他臉上露出一抹淺淺的微笑。

 

  「凜見,你想要換個主人嗎?」

 

  「什……什麼?」凜見整個愣住。

 

  「如果實驗失敗,我就不能讓你再跟著我,將來所發生的事情……我一個人明白就夠了,你只是個和我簽訂契約的喚獸……只是個被使喚的奴獸,不需要知道。」

 

  在凜見驚愕的注視下,雷斯特已經將藥瓶打開,黑色液體緩緩被倒入火爐,發出清脆的水流聲,同時,空氣間瀰漫起前所未有的強大魔力波動。

 

  「混帳!你憑什麼擅自決定我的事情,究竟是什麼魔法你非得要完成不可?喂!」

 

  凜見來不及開口阻止,便被強烈的魔力波動打斷。

 

  魔法陣中心掀起巨大波動,雷斯特靜靜站在火爐前,彷彿絲毫不受影響,一旦完成最後步驟,長期熬煮的藥材便開始融解,眾多藥品融合發生排斥反應,魔力互相反噬,形成強烈對抗。

 

  巨大魔力互相撞擊的結果,造成了毀滅性的衝擊力,房裡的物品被強風颳起,然後被魔力吞噬粉碎,凡是周遭被捲入物品,都將會被魔法吞噬殆盡。

 

  建築物開始分解、碎裂,大地產生地動,空氣發出哀嚎般的共鳴,花草樹木急遽枯萎,附近的動物們嘶吼逃竄著,這場景……有如世界滅亡。

 

  危險,實在太危險了。

 

  這人所施展的魔法……足以毀滅世界!

 

  凜見這才意識到,牠跟了十年的主人——萊特沃許的大魔法使,實際上,牠根本對這人一無所知。

 

  「可惡,雷斯特‧克里曼斯,你到底在搞什麼!」

 

 

 

夏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