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欄


這裡是夏堇的創作小窩,裡面放了一些小說。

金髮控、反差控、水手服控。

長期熬夜的夜貓子一枚,半夜會比白天更常出沒。
(說不定哪天會暴斃在電腦桌前……)

目前作品有《魔傳online》、《網遊之永夜》、《紅茶不加糖》。


聯絡信箱:amymihael@livemail.tw



 

 

 

  梵手中那一把鞭子輕鬆的把椅子砍成兩半,無聲無息,快的像風吹過去,切口光滑,就像是切果凍般俐落。

 

  會死,他真的會死在這個人手中!

 

  這個人……不是普通的恐怖份子,甚至,不是人類!

 

  強烈的恐懼感油然而生,韓逸凡盯著對方,不敢冒然亂動。

 

  悄悄打量機艙四周,計畫等等該怎麼做,他拖延時間的提問著。

 

  「你……是妖怪?」

 

  「妖怪?不是,我是神呢。」

 

  梵拉起鞭子,笑了笑,「看在你什麼都不知道,我又是你第一個遇到的神之子,我就多回答你一點吧,我們是受到神譴的能力者,說起來,我們都不是人類喔。」

 

  韓逸凡追問:「為什麼?神……祂的具體形象很模糊,如果世界上真的有神存在,祂存在的目的不應該造福人類嗎?既然是神,為什麼要殺人?為何要互相殘殺?」

 

  梵抓了抓紅髮,隨意的解釋著。

 

  「唉呀,講起來太複雜了,總而言之,這是神的詛咒,即使我不殺你,還會有很多神之子來搞暗殺,你的特殊能力不是莫名得到,而是命中注定擁有,只要你是神之子,就逃不掉命運糾纏。」

 

  「殺,或者被殺,你只能選一個,別無選擇……啊?」

 

  話未說完,一個行李箱迎面朝梵的面門砸來。

 

  緊接著,第二個第三個行李成拋物線持續飛去,韓逸凡把架上的行李一個個拿下,看也不看的拼命朝梵猛砸,除了他之外,也有好幾個膽大的學生效仿他的動作。

 

  學生們發揮團結精神,把手中身邊能拿的雜七雜八東西全扔出去,聯合攻擊起恐怖份子。

 

  頓時,眾多行李箱、手機、包包、鑰匙、小熊寶寶在機艙中飛來飛去,實屬奇觀。

 

  顯然攻擊沒什麼用處,砸來的行李箱四分五裂,其中有個看似很有希望砸中的行李連碰都沒碰到梵一角,就被對方鬆幾鞭揮過切的粉碎,殘破的衣物飛散在空中,掉了滿地都是。

 

  「別做沒用的掙扎,這些小把戲對我沒效喔。」

 

  梵似乎不覺得學生們構成威脅,直直往目標——韓逸凡的方向走去。

 

  對方動作很快,根本不是普通人類會有的速度,韓逸凡正準備做出反擊,轉眼間,竟被扳倒在地上。

 

  很痛,劇烈的疼痛,韓逸凡後腦勺撞到地板,先是頭暈眼花,接著手腕被一股不可反抗的怪力給緊緊掐住!

 

  韓逸凡雖然是個普通人,卻不是柔弱的書生,正常男人的力氣該有的都有,但和梵相比,他居然毫無抵抗之力。

 

  抓住手腕的力道之大,韓逸凡感覺關節發出不妙的聲響,全身都快被拆了,而輕鬆把他制伏在地上的恐怖份子先生,此時的感想卻是……

 

  「啊,仔細一看,你長的很可愛嘛。」

 

  被壓倒在地上的韓逸凡勉強抬起頭,目光對到在上方的梵,這位華麗的紅髮男子抿了抿唇,露出疑似欣賞的表情,赤裸裸的眼神如同狡猾的蛇盯上獵物,看的他渾身不舒服。

 

  雖然早就知道對方不正常,韓逸凡還是默默的冒出冷汗。

 

  「我的能力是嗅覺,氣味對我來說很重要,剛才從遠處聞就感覺到了,靠近聞味道更香呢,你身上真的好香好香吶~~」

 

  一邊說話,梵越來越靠近,由上而下把整個臉埋在韓逸凡的頸部,對著他嗅了嗅,又蹭了蹭。

 

  這動作讓全部師生都傻住,也包括了當事者韓逸凡。

 

  當然,就算韓逸凡想起身揍對方一拳,被怪力扣住手腕壓在地板上的他也絲毫動彈不得。

 

  壓在他上方,梵完全沒有收手的意思,反而更激進。

 

  「為什麼你這麼香呢?我沒碰過像你這麼香的能力者呢,你好像很好吃,我受不了,好想要一口咬下去喔。」

 

  不,他根本就真的咬下去了!

 

  頸邊傳來一股痛楚,牙齒磨過皮膚的觸感讓韓逸凡臉色發白,空氣間微弱的傳來一股鐵鏽味。

 

  他很確定被咬了,還流血了。

 

  不是磨磨牙,梵是真的以咬牛排的力道來咬他,而且下嘴到現在依舊沒有放口的打算。

 

  頸部很刺很痛,角度關係,只看的見對方奇近無比的招搖紅髮,還有那張一點都不想看見的俊臉,韓逸凡看不到傷口,又動彈不得,只能暗自猜測血有沒有流的很多,他是不是要死了……

 

  在短短幾秒鐘內,韓逸凡腦袋閃過好幾個念頭,例如某些報導,似乎有些瘋狂的變態殺人魔都有吃人的興趣。

 

  那個叫梵的恐怖份子,確實挺有潛能做出這些事,回想起來,對方還打算拿裹屍袋裝他回去做紀念呢。

 

  這樣的死法,後事該怎麼交代,搞不好連屍體都沒有,運氣好些會剩一點骨頭……

 

  不,他不想要這麼悽慘的死掉!

 

  韓逸凡生平沒什麼大志,能夠平平凡凡就好,至少也要平凡的死掉呀,只剩骨頭太難看了,此時此刻,韓逸凡為了不要「被吃掉」這種死法而燃燒起史無前例的求生欲望。

 

  他開始奮力掙扎,雙手扯著對方紅髮,想把頸邊的殺人魔給拉開來。

 

  救命!

 

  救命!救命!我不想死!

 

  拜託,誰來都好,快點救救我!

 

  梵最終是放開嘴,抬起頭了。

 

  但卻不是因為韓逸凡抵抗有效,而是另一個人出現,強行打斷這個狀態。

 

  耳邊刮過一陣風聲,梵忽然起身,一個伶俐的後空翻,飛快的退了開來,瞇起眼睛盯著某處觀看,剛才的散漫隨意已經消失,取而代之是警戒的神情。

 

  韓逸凡從茫然的狀態中坐起身,順著梵的視線看去,見到一幕不可思議的景象。

 

  機艙某一處空間像是裂開來,逐漸粉碎,從透明破洞裡走出一個人,在那人走出之後,機艙又恢復了本來的面貌。

 

  「喔~~強行開啟時空破洞轉換地點,需要花費很大的力氣呢,又是另外一個神之子呀。」梵偏了偏頭,露出頗有興致的表情。

 

  那是一名穿著剪裁合身黑色西裝的外國人,身高頗高,體型修長,明明是男的,卻有一雙堪比模特兒的長腿,可能是對方穿著西裝,男性的特點和帥氣展露無疑,看起來身材比例完美到極點。

 

  近看些,這人有著燦爛的金色短髮,碧綠色眼睛,五官也十分完美,長相斯文,溫文儒雅的那型,從外表和氣質來看,嚴然是個彬彬有禮的紳士。

 

  不過,此人看起來過分完美,甚至衣服沒有半點皺摺或灰塵,有著奇妙的距離感,讓人無法接近,像現在,在一片凌亂的機艙中,此人光是靜靜站著彷彿就是個特例的存在,其他人全被襯做背景。

 

  紳士先生以驚艷全場的氣勢走出,無視周遭老師和學生,也順便無視了梵,翡翠綠的眼眸望過眾人,直直盯向韓逸凡。

 

  然後,露出一抹好看令人忘記現在是什麼場景的微笑。

 

  「順著血液的氣味,我終於找到你了。」

 

 

 


 

這章好像有點激烈,會不會太變態了?

梵就是個瘋子+變態,我為了寫他破例打出了無數個「~~」,平常我是盡量不用這種符號,沒辦法,梵的變態語氣只能用這種方式才能表達……

我期待以久的紳士先生出現了,這位也是個狠角色唷。

 

 

夏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夜隱

  • 不、不會變態,這、這樣非常、常好((喘 + 結巴(結巴個屁
    波浪號的地方改用破哲號代替??XD
    或是再多描述一些關於聲音語調的詞?
    我自己在寫的時候會有這種辦法來試試看啦XDD

    雖然波浪號的確是能夠比較表現出變態((??????
    是說可以先猜猜下一個角色的能力嗎wwwwwww
    又是外國角色好開心噢((喘
    東方角色很不錯,不過外國角色才有金髮啊wwwwwwww

  • 我有想過破折號代替,變態語氣也算是梵迷人的地方(不
    我之後再來修改吧,哈哈。

    我是金髮控呀阿呀,
    而且要自然的金色,不是假假的染色橘黃那種,所以外國人的金髮我特愛(一整個都是私心


    好呀,給你猜能力(能力不算秘密,所以大概下一章出來就會公布
    總共有五種能力者,也就是五個感官,嗅覺、視覺、聽覺、味覺、觸覺
    就是鼻子、眼睛、耳朵、嘴巴和身體,
    每種感官都會有特殊能力,除了韓逸凡很廢柴之外,其他人其實都滿強的。

    夏堇 於 2012/09/04 20:56 回覆

  • 嵐赦  L–$
  • 唔……標題真是令人遐想啊……


    另外,那個……重量級行李箱不會在機艙裡=口=

    能攜帶的頂多只有小行李箱,大型的會在貨物艙……
  • 可能我的表達有誤>''<
    我想形容其中一個特別大的行李砸過去也沒有用,
    我把那段改成較大的行李好了

    夏堇 於 2012/09/04 21:00 回覆

  • 哈哈
  • 這....敢情梵是太餓了?!

    一群傻掉的老師和學生= =

    梵這個角色的調調一直讓我想到漫畫<獵人>中的西索,一整個變態級別(踹

    韓逸凡會不會太慘了!!!!!
    現在表明夾攻的意思嗎?!
    還是紳士先生其他是來幫韓逸凡的(總覺得可能性很低

    是說怎麼看都覺得.....聽覺好沒用(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