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欄


這裡是夏堇的創作小窩,裡面放了一些小說。

金髮控、反差控、水手服控。

長期熬夜的夜貓子一枚,半夜會比白天更常出沒。
(說不定哪天會暴斃在電腦桌前……)

目前作品有《魔傳online》、《網遊之永夜》、《紅茶不加糖》。


聯絡信箱:amymihael@livemail.tw



 

 

 

  「順著血液的氣味,我終於找到你了。」

 

  對方這句很明顯是對自己講的,而且是發音正確的中文,韓逸凡不知道該怎麼回應,就連自己的面部表情也呈現呆愣狀態。

 

  天呀,又來了一個不是人的!

 

  第一個出現的外國人是來劫機的,那麼這一個會是什麼?

 

  韓逸凡不敢想像後果,反正不管怎麼樣,冒出幾個神之子,他都是要被追殺的那方。

 

  梵大概是在警戒,在遠處靜靜的觀看,而學生和老師們,不用說了,親眼見著幾幕非人的景像,尤其不是人的又多了一個,沒有學生敢出面阻止。

 

  紳士先生踏著優雅的步伐,往他的方向前進。

 

  韓逸凡當然是馬上往後跑,但施力才發現,剛才被梵狠狠制伏住,全身呈現無力虛軟狀態,努力掙扎許久,他只半爬半拖的往後退幾公分。

 

  就在沒有任何阻礙的狀態下,紳士先生在韓逸凡前方停下。

 

  韓逸凡幾乎做好的必死的心理準備,看著金髮紳士在自己面前彎腰傾身,蹲下身,不……是跪下來?

 

  沒看錯,那個人就在他前方單膝跪著,以平行的視線朝他伸出一隻手,沒拿任何凶器,不像是要砍他砸他或扁他,這動作如果韓逸凡沒會意錯誤,應該只是要扶他站起身。

 

  比起梵見人就殺的行徑,這位神之子未免太有禮貌,不,根本是太恭敬了吧?

 

  盯著對方伸出的手,韓逸凡猶豫了一會,伸手握住,紳士先生的力氣似乎不比梵小,一連串動作做的十分自然,韓逸凡不重但至少是個男人的體重,對方輕輕鬆鬆便把他拉起來,姿勢完全沒有因為施力而改變。

 

  「那個……你不殺我嗎?」說出口韓逸凡也覺得這問題真的很蠢。

 

  「殺你?」紳士微微揚眉,否認道:「我找你這麼久,好不容易讓我找到了,怎麼可能會殺你呢?」

 

  「我是來守護你的。」

 

  紳士先生露出了可以說是溫柔的笑容,韓逸凡近距離望進對方眼眸裡,似乎可以感覺到一股難以言喻的熱切和關心。

 

  「玄臨,我的名字。」

 

  「啊?」

 

  「你認不出來了我的模樣吧,我的名字是玄臨,想起來了嗎?」

 

  韓逸凡連自己是神之子都不知道,更別提回想起眼前這個陌生人呀!

 

  對方百分之百認識他,似乎還挺熟識的模樣,而韓逸凡絞盡腦汁除了「不好意思我失憶了,可以的話建議從頭開始認識」之外吐不出什麼話。

 

  對方主動報上名來,若沒回應太不禮貌了,感到萬分尷尬和抱歉的韓逸凡,思索過後決定很彆扭的自我介紹著:「那個……我叫韓逸凡,照你們所說的話來分析,我的能力應該是耳朵,也就是聽覺,呃……雖然不知道之後會怎麼樣,總之,請多多指教了。」

 

  玄臨似乎有些疑惑,然而,還來不及回話,凌厲的鞭子掃過,直擊兩人。

 

  在遠處默默觀看的梵適時給予一擊,同時強調著:「喂喂,竟然私自聊天起來,把我排除在外,太過分了喔!」

 

  在那鞭揮下來幾秒前,韓逸凡忽然被拉開來,於是鞭子很不巧的整個打到玄臨身上,更正確的來說,是臉上。

 

  依照鞭子的削鐵如泥的攻擊性,可以把一個人輕易剖成兩半,韓逸凡在對方保護之下探出頭,緊張了一會。

 

  當鞭子抽離時,斯斯文文的臉上並沒有任何痕跡,金髮一根也沒少,完美的有如沒發生過任何事。

 

  玄臨依舊站的挺直,突然挨了一鞭的他僅是淡淡斜眼瞥了梵一眼,接著,移開了視線,無視之,態度很清楚明白,玄臨完全不理會除了韓逸凡之外的旁人舉動。

 

  「唉呀,聖器的攻擊竟然不管用呢,看樣子,你的能力是觸覺吧,整個身體都能隨心運用,怪不得身體這麼堅硬。」

 

  被忽略的梵沒有生氣,看著玄臨的眼神多了打量意味。

 

  「你似乎不太一樣,神之子互相競爭是本性,就像是兩隻雄獅不可能和平共存,一旦見了面就會展開殺戮,從來沒有神之子互相幫助的例子出現呢,好難理解,你為何會執著於他?」

 

  梵頓了頓,補上一句沒意義的話:「雖然我不否認那孩子是挺香的,很特別,啊,話說回來,你也長得不錯呢。」

 

  梵講了一大串,玄臨僅是撇過頭,冷淡地說。

 

  「你真吵。」

 

  一句算不上回應的話,玄臨連正眼都沒瞧過對方,更直接點說,玄臨根本不把對方放在眼裡。

 

  看不出來,這位外表紳士的人個性其實挺高傲的。

 

  全場靜默三秒。

 

  這個狀態持續不久,玄臨將視線落到韓逸凡頸部,盯著那處,這位金髮紳士臉色這才微微一變。

 

  韓逸凡注意到視線,急忙把衣領拉緊,遮掉頸部明顯的鮮紅齒痕,不過卻遮不住領口斑斑血跡。

 

  玄臨皺起細眉,強行扳開他的手,垂眼觀察傷處,輕聲說道:「流血了,很痛嗎?」

 

  ……怎麼可能不痛,韓逸凡注意力全集中在對方抓著他的手,雖然力道不大,但他卻不明白這舉動有何意義。

 

  一旁的梵自動自發舉手承認:「那個呀,是我咬的唷。」

 

  「你……弄的?」略帶忍隱的聲音。

 

  「是呀,我剛才驗證過,那孩子很香很美味呢。」梵說完還舔了舔嘴唇,一臉享受。

 

  因為這個傷痕,一直低頭看著韓逸凡的玄臨轉過頭,頭一次抬眼正視梵。

 

  斯文平靜的外表之下,潛藏著高傲和冷冽的氣魄。

 

  「竟敢在他身上留下痕跡,我要殺了你!」

 

  非常不搭調的威脅語句從一位看似謙和有禮的紳士口中講出,不禁讓人為之傻眼。

 

  ……是錯覺吧?正當所有人努力在腦內把這赤裸裸的威脅和紳士本人劃上等號時,玄臨疾步上前,一眨眼便瞬移到梵的身前,抬手就是一陣穿刺。

 

  俗話說,越是無害的外表越是危險,就是在講這個例子。

 

  這個人,下手前一點徵兆也沒有,且攻擊瞄準了梵的心臟、腦袋位置,全然是致命部位。

 

 

 

 


 

我反差控的毛病又犯了(也加了金髮控元素

 

玄臨的性格很極端,除了韓逸凡之外其餘皆可無視,

順便一提,玄臨是腹黑,溫柔呀無害呀都是假象,後面就會知道玄臨有多麼「黑」了。

 

 

夏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嵐赦  L–$
  • 嘎……姦情?!(被拖走

    從登場方式來看,主角竟然還會把反差先生(?)歸類為無害……
  • 哈哈,因為玄臨長得算是人模人樣,至少比梵正常多了,
    雖然動作舉指也不正常啦...

    夏堇 於 2012/09/10 05:08 回覆

  • 夜隱
  •  
    正室出來了wwwwwwwwwwwwwwww
    我猜錯wwwwww原本是想猜味覺wwwwwww
    逸凡真的好受噢我的媽啊wwwwww

    漂亮的金髮超棒的!!!!!
    我大女兒和二女兒都是金髮的wwwwwww
    橘黃的不行!!!!我也很喜歡一種叫做亞麻金再淡一點顏色wwww

    好期待另外兩個能力者wwwwwwww
    加油wwwwwXD
  • 喔喔,不是味覺,不過味覺的能力不錯用唷。

    亞麻我也很喜歡,大概偏金的顏色都愛,
    外國人好像很多髮色接近白色,像是白色再染上一點點金的那種感覺。

    能力者不會一下子全部出現,慢慢的出場,這樣可以嚇嚇韓逸凡(不

    夏堇 於 2012/09/10 05:11 回覆

  • 闇鳳
  • 嗅覺真好阿= ={震驚}
  • 嗅覺很好用,
    梵本人又是個變態的角色,所以用起來更理所當然(奸笑

    比起聽覺,好像其他能力都不錯用耶

    夏堇 於 2012/09/10 05:12 回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