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欄


這裡是夏堇的創作小窩,裡面放了一些小說。

金髮控、反差控、水手服控。

長期熬夜的夜貓子一枚,半夜會比白天更常出沒。
(說不定哪天會暴斃在電腦桌前……)

目前作品有《魔傳online》、《網遊之永夜》、《紅茶不加糖》。


聯絡信箱:amymihael@livemail.tw



 

 

 

  眾多學生老師目瞪口呆,愣愣地看著兩人在機艙中對打起來。

 

  韓逸凡打擊不比在場其他人小,還以為玄臨打算保護他,代表著對方和那位變態殺人魔有著明顯區別,心裡還悄悄想著不是每個神之子性格都扭曲嘛,結果事實證明,玄臨下手之狠,身手不比梵差,變態程度可以打成平手了。

 

  玄臨沒有使用武器,也不是使用武功,而是一種奇妙的攻擊法,以五指並排,雙手直接當起刀刃揮舞,被他「摸」中的東西像是接觸什麼強大衝擊,無一倖免全部粉碎,毀的十分乾淨。

 

  可怕的是,此人氣質使然,即使場面是在狂風暴雨攻擊中,舉手投足依舊優雅,和殺人破壞幾個詞連貫不上。

 

  而梵,早已在警戒狀態的他躲過玄臨初次攻擊,反身拿出鞭子迎戰,攻勢不弱於對方,笑容滿面,彷彿巴不得趕快進入戰鬥。

 

  「好兇好可怕喔,你這麼想殺我呀?」

 

  說是這麼說,梵沒有退縮之意,臉上的神情盡是享受和沉溺,看樣子這個人也是戰鬥派的狂熱份子。

 

  「你很與眾不同,殺氣很直接很狠嘛,不是一般剛覺醒的生手神之子,肯定有累積一些經驗吧?吶,好久沒遇到能跟我對打超過一分鐘的戰鬥型神之子了,像你這種類型的人收藏起來更有挑戰性,我不禁有點興奮,好想要把你的屍體用神之力保存起來,永久珍藏呢。」

 

  「去死。」

 

  一句話回應,玄臨真是張狂的不得了。

 

  梵不曉得有意還是無意,露出受到打擊的誇張表情:「態度一貫的冷漠呢,我的熱情根本進不了你的心裡,好傷心喔,真的沒興趣成為我的收藏嗎?先申明,我絕對不會冷落收藏品,每天都會熱情關愛你的唷。」

 

  隨著梵的病態發言,躺在地上被人遺忘已久的黑色裹屍袋又重新受到目光注視,所謂的「珍藏品」肯定都是些屍體什麼的吧,這人果然有怪癖,竟然還會定時關愛屍體!

 

  一邊攻擊,梵不死心的繼續開口搭訕:「你叫作玄臨吧,親愛的玄臨寶貝,我越看越喜歡你呢,要不要跟我呀?我會用十倍的熱情加倍寵愛,跟著我一起會過的很舒服喔!」

 

  「寵愛」、「舒服」這些形容詞十分詭異,眾人忍不住在心裡OS:跟著你就直接安眠了,舒服的起來才怪!

 

  「……」玄臨看似也無言了,沒說話,舉手以更激烈的攻擊代替回話。

 

  雙方攻擊你來我往,攻擊不間斷,從遠處觀看就是兩個非人以急速在互相對打,平常人的眼睛完全跟不上速度。

 

  「好吧,不管結果如何,我們都要打上一場,這就是我們神之子的宿命呀。」

 

  以這句話做為終結,梵手臂一伸,右手握著鞭子手把,左手拉起鞭子另一頭,運用雙手緊緊握住鞭子,倏地,鞭子像是接收到指令,在空氣中啪一聲發出微弱聲響,聲音小到幾乎不可見,只有像韓逸凡這類聽覺敏銳的人才察覺到一點異處。

 

  鞭子整體散發起詭異的暗紅色光輝,彷彿賜予了生命力活動著,梵執起鞭子在空氣中劃出弧度,甩出。

 

  「遊戲到此為止,我要拿出真本事了,聖器接收了神之力效果會大大加強,普通神之子肉身無法承受,小心一點呢,我對你很有興趣,可別輕易就死了喔!」

 

  玄臨這次沒有無視攻擊,微微偏個身躲過鞭子襲擊,動作流暢滿分,同時挑釁道:「做的到就試試看呀,沒使出全力的人不只有你。」

 

  靠!破壞力那麼強了,你們還沒拿出真本事呀?

 

  兩人若無旁人的進行一場非人戰役,學生和老師們驚呼聲不斷,如受驚嚇的小雞們全部擠在一起,後退至機艙尾端,能離多遠就離多遠。

 

  說殺就殺,說打就打,神之子都是手段這麼激烈的生物嗎?

 

  眼睛跟不上兩人速度,但韓逸凡的耳朵起碼聽的出來,耳裡充滿著咻咻嘩嘩武器劃過空氣的聲音,以及物體相撞衝擊,切毀破碎的聲音,韓逸凡大概分辨的出來兩人在幹嘛,可怕的對戰進展到了哪裡。

 

  非人戰鬥影響的層面非常大,除了學生老師遭殃,周遭的場景也無一倖免。

 

  梵和玄臨一路戰鬥,隨著他們打到哪裡,就一路破壞到哪裡,想當然的,小小的機艙禁不起狂風暴雨,變得支離破碎。

 

  韓逸凡睜大眼睛親眼看著,梵的鞭子硬生生掃到某處,玻璃……破掉了?

 

  機艙不都是強化玻璃嗎?居然這麼簡單就裂了?

 

  飛機正在行進中,強風不斷從裂痕灌進,刺痛的風壓捲起機艙內物品,稍小的東西到處亂飛,受到大氣壓力影響,玻璃的裂痕越來越大,到最後整個碎裂掉。

 

  緊接著,玄臨徒手刺破地面,走道地板悲劇的整個被掀起一塊,露出底層不曉得是鋼筋還是鐵板的隔層,更是雪上加霜,成功的增加混亂。

 

  怎麼會這樣?兩個神之子轉移注意力互相對打,危機沒有解除,反而增加了。

 

  被破壞的東西以傻眼的速度急遽驟增,韓逸凡覺得沒等到他們分出勝負,可憐的飛機就會先不保了。

 

  高破壞力的戰鬥無法參予,很容易被捲入,就算站在旁邊躲遠遠一不小心也會被波擊到,但總要有個人出面阻止,韓逸凡好歹也是疑似神之子一員,他便英勇的當起這個角色。

 

  「你、你們……不要打了,這裡在飛機上呢!」

 

  紅髮的殺人魔和一身黑色西裝的紳士似乎沒聽到,打的難分難捨,一黑一紅身影穿梭在機艙間,颶風和飄散空中的障礙物構不成阻礙。

 

  韓逸凡更加努力地吼:「住手,你們住手,再打下去飛機就毀了!」

 

  一切都太晚了。

 

  韓逸凡學到一件事,千萬不能在飛機上打架,因為,很有可能會墜機。

 

  那兩人打到哪裡?分出勝負了沒?現在都不是重點了。

 

  腳踏不到實地,實際上,飛機整個支解拆了,要有個實地恐怕也很難。

 

  飛機已經不是飛機,而是報廢掉的機器,一堆支離破碎的廢鐵在空中搖搖欲墜,而他們就是被關在廢鐵裡試圖掙扎的小人們。

 

  風颳的臉頰全身都很痛,行李、椅子、架子四處亂飛,幾乎所有東西都支解掉,隨著狂風無力的飛舞,韓逸凡比較幸運,在危急時刻緊緊抓著一旁的行李架,勉強支撐住身體,不至於被捲走。

 

  在與颶風搏鬥之時,他親眼見到幾個稍遠的同學站的不穩,被暴風颳出飛機,一瞬間就不見人影了。

 

  幾秒後,韓逸凡覺得手麻的快斷掉,也快不行了。

 

  果然,他還是逃不過一死。

 

  回憶有如跑馬燈竄過腦子,他的人生……好像根本沒經歷過什麼事,平平凡凡的活著度過,到最後卻沒辦法平凡的死去。

 

  韓逸凡在心裡安慰自己,至少,飛機失事也總比被殺人魔吃掉好吧?

 

  再也支撐不住,韓逸凡放開雙手,放棄了掙扎。

 

  身體沒有如想像中被颳出,他感覺到忽然被一股力道拉著,接著被緊緊摟住。

 

  風壓如銳利的刀刃颳過,全身好痛,周遭聲音雜亂,大到快把他耳膜震破。

 

  意識逐漸流失,腦袋變的不太清醒,朦朧間,他看到抱著他的人那一頭燦爛金髮,好看的眉間皺起,翡翠綠的眼眸似乎帶著一絲關心。

 

  韓逸凡張開口,想說些話,卻一個字也講不出口。

 

  眼前一片黑,韓逸凡昏了過去。

 

 

 

 


 

這章字數比較多,

玄臨和梵打的非常壯烈,在一開始設定就打算讓他們毀了飛機

 

 

 

夏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染塵
  • 那其他人不就死光了OAO!
  • 沒唷,這篇基本上不搞笑的,所以不會有死一堆人的可怕情況出現XD

    夏堇 於 2012/09/10 05:07 回覆

  • 訪客
  • 飛機很貴啊.....被打到變「廢機」了0A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