韓逸凡做了一個夢,一個可怕的惡夢。

 

  夢中,難得的校外教學遇到了劫機事件,那個紅髮的殺人魔宣稱自己是神之子,不僅講了一大串關於神之子資訊,還硬是咬了他一口。

 

  他以為自己將死在那人手中時,跑出了一個金髮紳士救了他,然後就是一段超展開,紳士為了他和殺人魔對打起來,兩人目中無人進行戰鬥,打到機艙全毀,所有人一起陪葬。

 

  最後,好像墜機了。

 

  啊……真是莫名其妙的進展呀。

 

  韓逸凡醒來之後,發現自己完好如初的躺在飛機座位,臉部還因為長時間同一個姿勢,產生了幾個很拙的壓痕。

 

  一旁的同學用力搖醒他,婉轉的表達只是個亂流,飛機上常常發生這種事,叫他不要擔心。

 

  韓逸凡剛才睡夢中醒來,愣了幾秒,才會意過來發生了什麼事。

 

  被同學得知自己疑似因為亂流而沒膽的嚇昏過去,韓逸凡不意外的狠狠被全班嘲笑了。

 

  三天兩夜日本東京之行校外教學就在嘲笑中渡過,直到回國,韓逸凡還沒擺脫掉「在飛機上嚇昏的土包子」稱號,也因為昏倒事蹟太誇張了,不小心增加很多校內名氣(負面的),現在學校裡沒有一個人不認識他。

 

  這真是最爛的校外教學。

 

  一波三折的校外教學結束掉,韓逸凡回歸正常人的校園生活,當然,他的生活比平常人衰一點。

 

  韓逸凡的性格比較隨便,沒多在意這些事,直到結束旅程,回到家裡洗完澡照鏡子時,他才發現一些詭異之處。

 

  身上大大小小的擦傷都消失了,頸部的齒痕卻還在。

 

  難道……不是夢嗎?

 

  韓逸凡感到毛骨悚然,事後拐彎抹角的試圖詢問同學,都被同學白眼看待,他得出一個結論,沒人記得在飛機上發生的事情。

 

  很多事情都證明了沒這件事,搭乘的班機順利著陸,校外教學進行很順暢,理應失事死掉的同學們全都安然無恙,下飛機時沒有看見紅髮的外國人走出頭等艙,沒有人劫機,沒有神之子,沒有墜機,那些事可能都是他出神作夢幻想的,但……齒痕又是怎麼回事?

 

  表面上沒發生任何事,連他在一開始也以為是作夢,不過仔細想想,整件事非常矛盾呀。

 

  韓逸凡因此一連失眠了好幾晚,就好像看恐怖片會做惡夢的道理一樣,韓逸凡經歷了驚悚的墜機事件,翻來覆去都睡不好,一閉眼就夢到血腥事件。

 

  從校外教學後,他已經與睡眠兩字無緣,眼睛出現明顯的黑眼圈,整個人瘦了不少,精神渙散。

 

  「叮咚!」

 

  某天,家裡萬年不會響的門鈴忽然發出聲音。

 

  韓逸凡睡眠不足剛起床有點茫然,邊出神邊踱步來到門前,開門前習慣性朝門上小洞瞥了一眼,當他眼神聚焦看清楚來者後,頓時,所有精神都嚇回來了。

 

  門口站著一個穿著黑色筆挺西裝的外國人,玄臨。

 

  是他!不是做夢,真的有這個人,而且這人就站在他家門前,準備來找他了!

 

  韓逸凡連毛細孔都嚇醒了,站在門前的他愣不到兩秒,迅速的鎖上門鎖,栓住鐵鍊,同時還不忘把客廳的桌子椅子櫃子移過來抵在門前,讓大門防護更堅強些。

 

  「叮咚!叮咚!」

 

  可怕的地獄門鈴聲持續著,對方似乎很確定他在屋裡,守著不放。

 

  韓逸凡茫然地盯著大門,腦內竄過畫面全是飛機打鬥戰況,曾經懷疑是夢的場景此時無比真實,就像在眼前……快了,只要對方打破這道門,就真的在他眼前了。

 

  對了,打電話報警!

 

  當時在飛機上無人求救,現在這裡是地面上,警察或許有用,韓逸凡拿起話筒準備撥號,電話還沒接通,他便發現另一件事。

 

  鈴聲停了?

 

  仔細聽聽,確實沒聽到門外聲音,不是躲起來,呼吸聲、摩擦聲全部都消失了,他的聽力可以證明門口沒有人。

 

  得知對方不在門口,韓逸凡放下話筒,緊繃的心情一放鬆,加上幾天沒睡好,他的雙腿頓時一陣虛軟,往後傾倒。

 

  「怎麼了?站不穩?」

 

  略為低沉的聲音從後面傳來,緊接著,一隻白皙的手攬住他的腰,從背後輕鬆扶住他。

 

  韓逸凡瞬間感到頭皮發麻,背後抵著一個陌生人,傳來不屬於自己的體溫,一摟金髮從上方垂下,幾絲柔順的細髮甚至碰在他臉上,整整比他高上許多的玄臨低頭望著他,滿滿笑意。

 

  不知何時,玄臨已經進到家裡了!

 

  「你……你怎麼進來的?」

 

  「陽台的窗戶沒關。」

 

  玄臨不怎麼在意的比出陽台方向,將韓逸凡扶好後,十分自然地問道:「放心,我脫鞋了,沒有踩髒地板,鞋子放哪裡?」

 

  「呃,放在玄關的櫃子裡。」韓逸凡處於反射性狀態了。

 

  玄臨就這麼順理成章的繞過韓逸凡,進入屋內。

 

  陽台落地窗確實微開著,韓逸凡一邊恍神一邊走上前,準備關上窗戶,視線一角正巧看到樓下有個小孩拼命往他這邊看。

 

  騎著三輪車的小孩似乎目擊了一切,手中的棒棒糖掉在地板,碎成一片,表情呆滯抬頭往他的方向猛看,微張的嘴巴快流出口水了。

 

  接著,回過神的小孩騎著三輪車加足馬力,往某個方向奶聲奶氣喊著:「媽媽——我看到有個大哥哥從一樓咻咻一下子跳到七樓去了!」

 

  正在跟三姑六婆閒聊的媽媽轉過頭,隨口說:「你這傻孩子在胡言亂語什麼呀?」

 

  一旁的大嬸插嘴道:「這年紀的小孩很會幻想嘛,沒關係的。」

 

  小孩生氣了,脹紅著臉哭鬧說:「我沒有騙人,我真的看到有人跳上去,那個大哥哥突然間跳好高,攀住那邊欄杆,很輕鬆就翻過去七樓陽台呢!」

 

  媽媽的注意力總算從閒話家常中移開,面容有些擔憂:「唉呀,真的有人爬上去了?難道是小偷闖空門嗎?」

 

  比遭小偷更糟糕,他正遭受生命威脅!

 

  韓逸凡的位置正好處於死角,樓下那些人望上來看不見他。

 

  媽媽摸著下巴思索著:「那棟七樓住哪一個人呀?忘記了?」

 

  小孩墊起腳尖,比手畫腳做出貧瘠的形容:「「媽媽,我看得很清楚喔,那位大哥哥有一頭金髮,長得很帥,三兩步就跳上去七樓,像是飛起來一樣!」

 

  「金髮?長的很帥?像是飛起來?柚柚呀,你確定是真的嗎?世界上哪裡有金髮英俊身手又很矯捷的小偷?直接去當牛郎不就好了?」

 

  小孩的幻想不好直接打破,媽媽裝出恍然大悟的表情,說道:「柚柚,你沒看錯,那位不是小偷,你是看到——天使唷!」

 

  「是天使?真的嗎?」

 

  媽媽一邊轉頭重新加入閒聊,同時一邊唬爛小孩:「對,金髮英俊的天使,只有好孩子才看得到天使,你很幸運喔。」

 

  小孩吸著手指,破涕為笑:「柚柚是好孩子,看得到天使!」

 

  母子倆幾句談話,便將闖空門一事隨便的被拋在腦後了。

 

 

 

夏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