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欄


這裡是夏堇的創作小窩,裡面放了一些小說。

金髮控、反差控、水手服控。

長期熬夜的夜貓子一枚,半夜會比白天更常出沒。
(說不定哪天會暴斃在電腦桌前……)

目前作品有《魔傳online》、《網遊之永夜》、《紅茶不加糖》。


聯絡信箱:amymihael@livemail.tw



 

 

 

  今天,是明悟小學二年二班,下學期開學第一天。

 

  女孩很討厭這天。

 

  今天是重新分配座位的日子。

 

 

  女孩名叫紀唯,從明悟幼稚園畢業之後,在一年前進入這所小學,加入二年二班行列。

 

  如果要介紹自己的話,女孩會說,她很普通。

 

  是的,她很普通,身高不高,臉上長著些微雀斑,外貌並不算出色,在一年二班這個班級裡,女孩是個普普通通的小角色。

 

  對於分配座位這件事,女孩心裡很不安。

 

  好不容易開學的時候和朋友混熟了,卻要在開學第一天因為老師心血來潮,全班分配座位,將她新交的朋友打散。

 

  和朋友們分開,重新認識不熟的人,這讓女孩覺得很不捨得。

 

  「各位同學,老師把新座位表寫在黑板上,十分鐘後大家開始移位置。」

 

  老師一聲令下,所有一年四班的小孩停止吵鬧,伸長脖子猛盯黑板,老師拿著粉筆,在黑板刷刷劃出格子,一個個填出全班同學座號。

 

  有幾個膽子比較大的同學舉起手,勇於發表意見。

 

  「老師,我和小光很熟,我想坐在小光旁邊!」

 

  「老師老師,我想要維持原位,繼續跟隔壁華華說話,他講話很好笑。」

 

  本班的獨裁老師,伸手推了推眼鏡,不容置疑地說:「不行,把你們放在一起就會聊天聊沒完吧?老師我還想安靜上課呢。」

 

  不放棄的同學們說:「老師——那我不要坐前三排,不要坐講桌前!」

 

  「老師,我個子矮,但我看的到黑板,千萬別把我排到前三排啊。」

 

  「不准討價還價,老師十分用心地安排好班上座位,在一個星期前便構思安排好座位,請各位同學乖乖聽老師安排!」

 

  僅僅一句話,老師殘忍的將同學們期望打碎,粉筆迅速在黑板劃過,將同學們的朋友圈劃出一條條距離。

 

  孩子們嘰嘰喳喳討論著新座位會如何。

 

  跟著其他同學一樣,女孩此刻心情也相當鬱悶。

 

  她很文靜,不善於言詞,和班上不算太熟,對於未知的事物多少帶了點恐懼。

 

  距離換位置剩下一點點時間,女孩坐在自己位置上,閉著眼開始祈禱。

 

  希望不會分配到太爛的座位。

 

  希望別坐在講桌前。

 

  希望好朋友能分在她隔壁。

 

  很多個「希望」在她心裡竄過,女孩努力的想著。

 

  「不用擔心,妳會坐在第三排窗前,位置不算太壞。」

 

  突然間,一個清晰的嗓音出現了。

 

  女孩訝異的抬起頭,視線落在前方。

 

  一個很陌生的面容印入眼簾。

 

  黑色短髮,褐色眼睛,長相清清秀秀,班上居然還有這一個男孩?

 

  這樣說很失禮,但是,女孩不太常看到這男孩,沒有其他印象。

 

  老師的座位表在一個星期前就排好了,男孩怎麼會說……她會坐在第三排窗前?

 

  女孩委婉的詢問了,對此,男孩回以淺淺的笑容。

 

  女孩覺得這個笑容有種說不出的感覺,明明男孩是笑著的,語氣也十分溫和,卻給人十分冷漠的感覺。

 

  女孩疑惑地問:「你能肯定?」

 

  男孩點了點頭,用手比了她身旁窗口,指出確切的座位位置。

 

  「是的,我能肯定,妳會坐在那邊,老師會將妳排到第三排窗口的位置。」

 

  女孩問:「為什麼?你怎麼會知道?」

 

  為什麼——她意識到自己接二連三拋出質問,女孩暗自後悔了。

 

  男孩不再說話,視線落在女孩身上。

 

  男孩有一雙漂亮乾淨的眼睛,溫和卻又帶著冷漠,被這樣目光注視著,女孩有種呼吸秉住,近乎窒息的錯覺。

 

  「對不起,我問了奇怪的問題吧,不應該隨便質問別人……」女孩臉微紅,。

 

  兩人沉默一陣子。

 

  「不,其實不會奇怪,奇怪的人是我。」

 

  良久,男孩輕輕地說。

 

  「我回答妳,因為我聽到了『聲音』,事先知道老師會安排座位。」

 

  「咦?」

 

  「我的耳朵很特別,能夠聽見很多聲音,包括內心的聲音。」

 

  「因為,『聲音』是這麼說的。」

 

 

 

 

  十分鐘後,座位表完成了,如男孩所說,女孩真的被分配到窗口第三排位置。

 

  女孩對於新位置很滿意,窗口很舒服,偶爾會微風吹進來,陽光充足,視野良好。

 

  然而,最讓她驚訝的是,那個神奇的陌生男孩,正好坐在她右邊。

 

 

 

  分配玩座位,女孩抵不過好奇心,悄悄鼓起勇氣,利用下課空擋傳了一張紙條給隔壁的男孩。

 

  「你聽得見人們心裡的聲音?」

 

  紙條裡寫了女孩清秀的字跡。

 

  收到紙條的男孩將雙眼睜得很大,嘴巴微開,表情呆愣。

 

  這呆愣的模樣,讓女孩忍不住噗哧一聲,笑了出來。

 

  女孩猜著想,男孩似乎沒想到她會因此找自己說話,於是再說一次:「你能聽得見聲音嗎?」

 

  男孩猶豫了一下,微微勾起嘴角,給予肯定的回答。

 

  「是的,我能聽見聲音。」

 

  說完,男孩抬起眼,像在怕什麼事情似的,仔細盯著女孩瞧。

 

  不要跟著我,妳不覺得我的能力很可怕嗎——男孩的表情就是這麼說的。

 

  「你、你能聽見人們內心的聲音!」女孩重複了一遍。

 

  「這能力,好、好……」

 

  因為太過驚訝,女孩斷斷續續重複同一個句子。

 

  男孩沒有再說話了,靜靜的低下頭,眼底閃過受傷的神色。

 

  「好厲害喔!」

 

  男孩的肩膀微微一震。

 

 

  女孩揮舞著雙手,將心裡的句子拼湊而成:「你能聽見,很厲害啊!很棒的能力啊!」

 

  從裡到外,女孩的內心聲音和說話聲重疊了。

 

  男孩這些擔憂的細微舉動,當然全落入女孩的眼裡。

 

  在女孩眼裡,男孩笑起來有兩個小酒窩,笑容很靦腆。

 

  此時,女孩興起一個念頭。

 

  想要主動接近男孩。

 

  想要認識他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兩人座位距離很近,發現了男孩特殊能力之後,女孩一改內向的性格,發揮黏人功力,上課前下課後放學時纏著男孩。

 

 

  「你的能力好特殊喔,為什麼你能聽見聲音?」

 

  「你什麼時候發現自己能力?」

 

  好奇心驅使,女孩在上課使勁地傳紙條給隔壁男孩。

 

  男孩如同一座雕像,始終沒有回應紙條。

 

  直到女孩傳來最後一個問題……

 

  「對了,你考試老是拿一百分,是因為這個能力嗎?」

 

  「……」

 

  男孩看著紙條停了好幾秒,露出有些尷尬的神色。

 

  「真的喔?聽得見答案?」

 

  女孩從對方表情解讀出答案,眉宇間有著一絲天真:「你的能力,就跟作弊沒兩樣啊!」

 

  男孩不太自然地撇開視線,開口澄清:「妳、妳放錯重點了,那不是重要,不是每個考試都能聽見啊。」

 

  「意思是聽得見考試答案囉?」女孩繼續問:「哪個科目好?你覺得什麼科目好?對了,今天的地理考試,你很有把握嗎?」

 

  「……」男孩的臉色不太好看。

 

  女孩又問:「那地理課呢?英文呢?數學呢?」

 

  「不,數學不好,聲音會被洗掉。」男孩忍不住開口回答她。

 

  聲音被洗掉?

 

  答案被洗掉?

 

  女孩反應很快,露出大大的笑容:「對喔,數學考試,大家都在算數的時候,加減乘除聲音都混在一起,會難分辨吧。」

 

  她在算數時會不自覺得在心裡默念加減乘除,在數學考試聽同學聲音,也許聽不見答案吧。

 

  一股認同感油然而生,女孩完全能懂男孩的感受。

 

  女孩加足了馬力問:「我最討厭數學課了。」

 

  男孩:「我也不喜歡數學。」

 

  「你喜歡哪個科目?」

 

  「英文。」

 

  「是喔,我喜歡國文。」女孩自然地說:「好羨慕你喔,我也想聽見別人的內心聲音。」

 

  「……」男孩靜靜的看了她一眼:「聲音很煩雜,會吵得睡不了覺,我的能力不好,我很不喜歡。」

 

  女孩不加思索的說:「不過,我還是很羨慕你啊。」

 

  「就說能力不好了,妳是正常人,不要羨慕我啦!」

 

  受到氣氛影響,男孩居然也跟著笑起來。

 

  同桌至今,兩個人才像一般朋友,互相聊天吐嘈。

 

  女孩很高興。

 

  男孩笑容很可愛,她喜歡看男孩笑。

 

  他們之間,算是好朋友了吧?

 

  女孩想著。

 

 

  ……

 

  總之,男孩終於肯和她說話了。

 

  另外,女孩在男孩廝混一段時間,很久之後才得知一件事。

 

  ——她誤會了,男孩的成績很優秀,根本不需要作弊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因為座位距離接近,女孩很自然的跟男孩當起朋友。

 

  不過,所謂的好朋友,也許只有女孩自己這麼覺得吧。

 

  他們之間對話,都是以女孩為主,女孩發生了什麼事,女孩的煩惱,女孩的家庭……等等,男孩僅是坐在一旁,聽著女孩說話,偶爾回應幾句。

 

  直到長大後,女孩回想起來,雖然同桌相處數個月,男孩從來沒有說過自己事情,她對男孩一點也不了解。

 

  恐怕,當時只有她自己一廂情願把對方當成朋友,男孩根本沒把自己當朋友。

 

  能夠看透他人,聽見別人的內心話,那個人本身應該會處於兩極化狀態,變成極度的外放,或是乾脆封閉自己的想法,什麼都不要管。

 

  而男孩……則屬於後者,內心封閉的那型。

 

  男孩在內心裡築了一座高牆,不肯讓任何人靠近,就連女孩也是。

 

  至今,女孩依舊不了解男孩的心思。

 

 

 

 

  男孩的名字叫作韓逸凡。

 

  就女孩的觀察,這位隔壁桌同學很奇特,他有張看起來溫和的臉蛋,性格卻十分冷漠。在班上,男孩屬於特異獨行的類型。

 

  也就是說,男孩和女孩一樣,只有對方一個朋友。

 

  這是好聽一點的說法,實際上,男孩比女孩更慘很多。

 

  男孩偶爾會被其他同學欺負。

 

  有一次,女孩不經意的看見,中午時,男孩被同班的小惡霸攔住,對方一把提起男孩的衣領,接著狠狠甩開,男孩推倒在地,膝蓋和小腿受了擦傷,流出鮮紅的血液。

 

  男孩提在手中的便當袋掉落,發出響亮的鏗鏘聲,裡頭飯菜全灑了出來,。

 

  見到便當翻倒,小惡霸動作微微停住,似乎有點意外弄翻別人的便當,不過已經做出手了,收不回來,小惡霸為了壯大膽子,大聲的吼著。

 

  「大、大家聽我說,我偷聽到一個大消息,每天來學校接韓逸凡上下學的女人只是保母,不是真正的媽媽,韓逸凡沒有媽媽!他沒有媽媽喔!」

 

  「哈哈,好奇怪喔,韓逸凡是沒有媽媽的小孩,你沒有媽媽!」

 

  一句句童言童語,殘忍的宣揚著。

 

  男孩沒有說話,僅是暗自將頭低下,握著拳,咬起牙,誰都沒有發現,男孩那被瀏海掩蓋住,不符合年紀的陰狠神色。

 

  那天,男孩沒有午餐可以吃。

 

  女孩忍著肚子餓,只吃一些些,將自己剩一半的午餐盒遞給他。

 

  「逸凡,別灰心了,來,我們一起吃吧!」

 

  「不用,妳自己吃,我不想連累妳。」

 

  男孩把便當推開,說:「反正我的便當是保母做的,不是媽媽親自做的,灑了也沒差。」

 

  氣氛有些尷尬,女孩這才意識到,第一次聽到男孩提及家庭。

 

  原來她完全不了解男孩。

 

  女孩想安慰男孩,硬擠出一抹微笑:「逸凡,我們是朋友吧,朋友有難同當。」

 

  男孩停頓了下,靜靜的將褐色的眼眸轉向女孩。

 

  那視線很冷漠,令女孩很不舒服。

 

  「我沒有朋友,我不需要朋友。」

 

  扔下這句話,男孩站起身,頭也不回的離開教室。

 

  男孩的成績很優秀,性格很溫和,不輕易動怒,沒有翹課紀錄。

 

  可是,唯獨被爆出家庭狀況的那次,男孩氣的一整天都沒有回教室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這件事僅是一個開端。

 

  他們從那次之後便陷入奇怪的僵局,沒有再說話了。

 

  女孩很後悔,她一直想要找個機會和男孩道歉,好好談談,解釋清楚。

 

  某天晚上,女孩躺在床上,暗自下了決心,就明天吧,她要去找男孩講清楚。

 

  女孩和男孩同桌當鄰居,有發現男孩的一些日常習慣,像是……男孩和她不同,總是很早來學校,很早坐在位置上,女孩想著,剛好趁著那時候人比較少,方便他們談談吧。

 

  於是,女孩改掉賴床的性格,她把鬧鐘調早半小時起床。

 

 

  一大早,女孩背著書包振奮起精神,四處去找尋男孩。

 

  進教室,到位置上,女孩發現男孩並不在。

 

  沒在早晨看到男孩,女孩總覺得怪怪的,此時,她剛好聽見一陣聲響。

 

  女孩沒有多想便走出教室,往聲音的方向跑。

 

  「哇啊啊啊,誰推我!」

 

  伴隨著一聲怒吼,那個老愛欺負人的小惡霸,狼狽的從樓梯滾落下去。

 

  女孩嚇壞了,抬頭望去,她剛好站在上層樓梯死角,從下方鏡子反射,可以看到站在另一頭的人,韓逸凡。

 

  男孩僅是站在原地,面無表情,眼神靜靜的盯著樓梯。

 

  那雙女孩曾經覺得很漂亮的眼眸,閃過那一絲冷冽。

 

  女孩愣住了。

 

  ——平常很早到的男孩,今天居然不在位置上,那他去哪了?

 

  ——小惡霸曾經欺負過男孩。

 

  ——小惡霸今天當值日生,必須提早到學校清掃。

 

  事情串聯起來,女孩瞬間恍然大悟。

 

  ……男孩趁著四周無人注意,把欺負人的小惡霸從樓梯推下去了?

 

  他居然把人推下去?

 

 

  女孩全身僵住,呆站在轉角處隱密處,不曉得要怎麼辦才好。

 

  小惡霸痛苦地發出哀嚎聲,跌落樓梯發出巨響,引起其他同學關注,有幾個同學衝出來,扶起受重傷的小惡霸。

 

  女孩再轉頭一看,樓梯間空無一人,男孩早就不見蹤影。

 

  有許多疑惑盤據在心裡,這是怎麼回事?

 

 

 

  小惡霸在保健室包紮傷口,躺一整天才能下床走動,後來老師代為轉答,小惡霸沒看到任何人,就被推下去了。

 

  全班同學發出喧嘩聲,對於犯人種種討論。

 

  小惡霸平時在校園裡作惡多端,大多數同學都被他欺負過,所以班上討論已久,依舊找不到嫌移犯。

 

  而且,案發地點在早晨,樓梯間人煙稀少的地方,此時正好沒有人經過,沒有目擊者。

 

  其實,當時女孩的位置距離樓梯間相當遠的,若不是那處剛好放了一面鏡子,經過多層反射看到男孩,她也不會把目標放到男孩身上。

 

  女孩甚至懷疑起自己眼睛,是不是看錯了。

 

  老師做出手勢要班上安靜,接著,凝重的問:「不管如何,做這種事是不對的,是誰下手,有人能承認嗎?或者是,有人看到犯人是誰嗎?」

 

  男孩依舊靜靜的坐在隔壁,不語。

 

  女孩也沒有舉手。

 

  這件事就這樣草草落幕了,小惡霸回歸班上後,徹底學乖了收斂不再欺負人,總的來說,算是和平結束。

 

 

  不過,女孩心裡很清楚,那一幕不是錯覺,兇手是男孩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 男孩和女孩之間,情況惡劣。

 

  之前的情況也不好,女孩偶爾還能和男孩攀談一兩句,然而現在,氣氛沉重,連女孩也不說話了。

 

  在某次下課時,男孩最終抬起眼,將目光放在女孩身上。

 

  「紀唯,我們談談吧。」

 

  男孩率先出聲喊了女孩名字,沒想到,說這句話的人換成了男孩。

 

  女孩淺淺的苦笑著,可她現在卻不想談。

 

 

  不等女孩做好心理準備,男孩直接地切入正題。

 

  「妳當時在樓梯間吧……」

 

  女孩被這句話驚到,男孩幾乎是肯定的問。

 

  是啊……她知道的,男孩有著絕佳的聽力,聽的見細微的呼吸聲和腳步聲,所以也知道她當時站在轉角,僅管她站的位置是死角。

 

  女孩繃緊神經,不知道該怎麼回應。

 

  「紀唯,為什麼不回答我?」

 

  男孩又再次呼喚她的名字。

 

  溫和的聲音,卻讓女孩一股冷意由腳底竄上來,女孩渾身顫抖著,手指冰涼。

 

  踏、踏……男孩的腳步聲越來越近,然後,女孩看見男孩站在面前,面無表情。

 

  女孩揮舞著雙手,像是要解釋什麼,支支吾吾的開口。

 

  「我、我……沒有看到……」

 

  在老師詢問時,她沒有講出犯人是誰,於是,女孩想對男孩說,她沒看到,當做她沒有看到吧。

 

  男孩嘆了口氣,以平穩的語氣說。

 

  「不用說,我知道妳看到了。」

 

  謊言,在能聽見別人內心聲音的男孩面前都是無用的。

 

  女孩彷彿被重擊了一下,被無形的力量擒住。

 

  「怎麼可能?為什麼你要做這種事……」女孩艱難的將話說完。

 

  男孩愣了愣,有些悲傷的回答她。

 

  「為什麼不可能……這就是我的能力,我會做的事啊。」

 

  然後,換女孩愣住了。

 

  為什麼不可能?

 

  男孩的能力就是聽力啊。

 

  先前預測老師如何排座位表,還有一起討論怎麼作弊……女孩知道的,男孩雖然總是閉口不談自己能力,卻有一直利用耳朵的能力做事,這樣的能力,為何不會用來復仇呢?

 

  利用聽力找個人煙稀少的時刻,趁機欺負討厭的人,輕而易舉。

 

  男孩會做這些事並不突兀,應該說,會這麼做很符合邏輯,如果有能力的人換成是她,也許也會考慮這個惡作劇。

 

  只是,她沒有想到罷了。

 

  ……她沒有想到男孩會這麼做。

 

  女孩陷入驚恐的想法裡,此時,男孩輕輕的開口了。

 

  「紀唯……」

 

  邊說著,男孩走上前,伸出手,似乎想要拉住她,可是,女孩縮緊身體,不自覺閃躲開,用畏懼的眼神盯著男孩。

 

  男孩意識到舉動帶給女孩恐懼,收回手,低下頭。

 

  「我不會對妳動手,不要怕我。」

 

  又一次,男孩窺視了她的內心。

 

  即使不說出口,男孩也能知道她內心所有想法。

 

  是的,女孩心裡深處,害怕男孩也對她做同樣的事。

 

  在這一瞬間,她察覺到自己的想法如此不想被別人聽見,很想逃離,想離開。

 

  為什麼呢……為什麼呢……

 

  ——窺視別人的想法,韓逸凡很常做的這種事啊,她又不是不知道。

 

  從第一天認識男孩,她就清楚明白了男孩的能力。

 

  女孩並沒有因為男孩的能力而卻步,他們當鄰居,一起度過四、五個月,互相聊天,成為好朋友。

 

  那為什麼呢,她為什麼還會發抖……

 

  為什麼,她害怕男孩……

 

 

  男孩平靜的望著她,女孩猜想著男孩聽見她的想法,所以臉上神情才會這麼難過。

 

  男孩說:「我早就知道會變成這樣了……朋友這種東西,我沒有過……」

 

  「對不起,我讓妳失望了……」

 

  男孩淺淺笑著,那是很勉強的笑容,比哭還要難看的笑容。

 

  「我們,分開吧。」

 

 

  之前隱隱約約察覺的事情,成真了。

 

  她和男孩,當不成朋友的。

 

  還有,她傷害了男孩。

 

 

 

 

  自從那次之後,女孩退縮了。

 

  他們逐漸的疏遠對方。

 

  ……女孩特意不找男孩說話,特別不去看男孩,視線不小心落在男孩身上時,總會狼狽地轉移開來。

 

  而男孩對她也是如此。

 

  兩個人,互相避著對方。

 

 

 

  暑假結束換成寒假,時間迅速的飛逝,二年二班直升上去,變成三年二班,班上再度依照慣例分座位,老師採用抽籤隨機的方式,將班上座位劃分的天南地北。

 

  女孩運氣很好,依舊被分配在窗邊,而男孩卻很不好運,被調到簽王——也就是講桌前位置。

 

  在調座位的那一天,兩個孩子還沒和好。

 

  男孩靜靜的看著她,猶如一隻安靜的野獸。

 

  「再見。」

 

  男孩僅講了這句話。

 

  女孩愣了一下,在她短暫發呆的時間,男孩伸出雙手,使力抬起桌子,一拐拐搬開,將曾經他們的位置搬離。

 

  男孩和女孩,那一點點的關係就這樣被抽離了。

 

  他們因為分座位相遇,也因為分座位疏離。

 

  女孩曾經以為,他們位在同一個班級,會很常在班上或是走廊碰在一起,然而事實上,他們就那次之後,再也沒有說話了。

 

 

 

  這一分別,便歷經了半年。

 

  學期結束,時間會讓有些東西逐漸改變,例如女孩。

 

  女孩進入發育期,在半年裡長大成熟了,樣貌改變,身高拉高,頭髮留長,臉上雀斑變的不在明顯,皮膚白皙白裡透紅,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擄獲了不少男生。

 

  女孩開始頻繁地收到其他男生的情書,在教室外時常被人攔住告白,遲鈍的女孩發現自己變的很受歡迎,又驚又喜。

 

  醜小鴨變成天鵝,紀唯變成一個漂亮的女孩子,而且交到其他好朋友。

 

 

  時間會改變很多事物,但是,也有沒改變的。

 

  例如男孩。

 

  男孩依舊是獨來獨往,沒有其他朋友。

 

  在班級裡,男孩與女孩就像天平的兩端,就像一個天一個地,永不相交。

 

  曾經認為是密不可分的朋友,他們之間脆弱的可以。

 

  女孩雖然隱約覺得不對勁,試圖想要改變,但新交的朋友分散了她的注意力,女孩便放任自己內心不安的因子,與男孩的交集逐漸淡薄,任由感情拖著。

 

 

  外貌改變也使的女孩個性變得活潑大方,做人更加圓融,在班上交到很多朋友,甚至……連當時的小惡霸也成為她的朋友。

 

  和小惡霸認識是一次意外。

 

  這要歸根於某次,小惡霸害羞地遞給她一封情書開始說起。

 

  收到小惡霸的情書,女孩著實震驚了,先前因為男孩的關係,她其實並不喜歡這人,對小惡霸的印象非常之不好。

 

  於是,女孩拒絕了他。

 

  「對不起,你很好,但我只把你當成朋友。」

 

  被人告白多次,女孩變得很擅長婉拒別人。

 

  小惡霸名字叫鄭豪,此時他已經沒有惡霸樣,臉色慘白,似乎因為被發好人卡而大受打擊。

 

  「為什麼?妳已經有喜歡的人嗎?」

 

  「呃……」對於這問題,女孩愣了一下。

 

  鄭豪窮追不捨:「有嗎?妳有沒有喜歡的人?」

 

  女孩沉默著,在問到喜歡的人,她腦海裡突然竄過一個人,韓逸凡。

 

  怎麼會想到韓逸凡呢?他們早已經生疏,快半學期沒講話了,女孩搖了搖頭,將想法推出腦外。

 

  「抱歉,我沒有喜歡的人,但我也不能隨便接受你的感情。」

 

  女孩露出一抹笑容,回答:「鄭豪,我們可以當朋友。」

 

 

  女孩不知道,這很明顯是發卡的一句話居然會成真,升上三年級後,老師第三次分配座位,將鄭豪調到女孩的隔壁桌。

 

  「妳好,以後多多指教。」

 

  在喜歡的女孩子面前,鄭豪的惡霸樣全部喪失,害羞又靦腆的朝女孩自我介紹。

 

  女孩睜大眼睛,重新將這位新同學再次看過一遍。

 

  當時受傷在保健室躺了一天的小惡霸,據說改邪歸正從此不再欺負人的鄭豪同學,真的成為她的朋友了。

 

 

 

  鄭豪帶來的告白,讓女孩首次面對自己感情。

 

  她對韓逸凡……存在著什麼呢?

 

  戀愛這個詞,女孩沒有體會過,僅管在班上受到同學歡迎,女孩至今沒有接受過其他人感情,戀愛經驗為零。

 

  她在心裡深處,其實是希望男孩回過頭,跟她說說話的。

 

  她對男孩有十分複雜的感覺,陌生,害怕,想靠近他,卻又想逃離,在意著男孩舉動,也在意男孩對她的看法……

 

  年幼的女孩不懂戀愛,對於自己內心異樣又矛盾的感覺惶恐不已。

 

  猶豫好多次,女孩始終沒有下定決心。

 

  再等一下,她還不明白,再等等吧。

 

  女孩每天對自己說,一天拖過一天。

 

  直到某天,男孩的位置空了。

 

  女孩依舊等著,等明天,後天,可是男孩依舊沒有出現。

 

  「韓逸凡呢?為什麼他三天沒來學校?」

 

  女孩終於忍不住,拉了旁邊的同學詢問。

 

  同學疑惑的問:「誰啊?紀唯,妳說誰?」

 

  「叫韓什麼的……那個人是誰?」

 

  女孩翻了翻白眼,提醒同學:「韓逸凡啦,他叫韓逸凡!坐在講桌前,平時不常說話,考試總是考滿分的那位同學,拜託你記一下同班同學的名字啦!」

 

  在女孩的努力之下,同學總算想了起來。

 

  「韓逸凡,那個人喔……」

 

  「他啊……存在感很低微的那人……」

 

  「對了,我記得,他轉學了喔。」

 

  「什麼!」女孩唰的一聲站起來,將桌子和課本弄倒。

 

  ——他轉學了!

 

  這幾個字,女孩就像是被電到般渾身緊繃。

 

  「為、為什麼老師沒宣布?我沒聽過韓逸凡要轉學的事啊!」

 

  班長推了推眼鏡,說:「是呀,班上點名簿少了一個號碼,我去詢問老師才知道這項消息,韓逸凡轉學了,很奇怪吧,學期未結束,忽然間轉學走了,這時間點轉學很特殊呢,聽說韓逸凡全家要搬到國外去,不得以只好轉學。」

 

  「對了,聽老師說,不曉得什麼原因,韓逸凡轉過很多間學校,從以前不停的換學校,所以說,他跟老師商量,叫老師不要宣布轉學的事。」

 

  女孩臉色蒼白,喃喃的問。

 

  「……韓逸凡什麼時候離開?」

 

  女孩的模樣,全然被同學們看在眼裡,班長遲疑看著女孩,說道。

 

 

  「今天。」

 

  「韓逸凡搭乘今天下午四點的班機離開。」

 

 

  聽到這項消息,女孩一整天都不對勁。

 

  上課沒在專心聽講,看著天空出神,中午的午飯沒吃完,諸如此類的出包狀況出現。

 

  然後,在同學的預料之下,乖巧的模範生女孩,竟然使用感冒臨時早退當理由,翹課了。

 

  一起聊天的朋友們都知道,女孩的目標是機場,她想去機場。

 

 

  臨走前,同學們的聲音依稀的進入她耳朵內。

 

  「紀唯……妳好怪喔,怎麼回事?」

 

  「妳這麼激動做什麼?」

 

  「韓逸凡是誰?為什麼妳要為他這麼執著?」

 

 

  女孩喃喃自語:「因為我……我……」

 

  答案是什麼,很明顯了。

 

  因為她喜歡韓逸凡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到達機場時,已經下午三點半了。

 

  機場的人潮眾多,女孩提著書包在人群中穿梭,左顧右盼,試圖在一大群裡找到男孩身影。

 

  在龐大的機場裡找到一個人,機率微乎其微。

 

  不過,還是給女孩看見了。

 

  在很遠很遠的某處,男孩正提著行李箱走在路上,一旁跟著戴墨鏡的神秘女人,以及穿著筆挺西裝的嚴肅男人,也許是男孩的父母吧。

 

  「韓逸凡,韓逸凡!」

 

  女孩往人潮反方向走,試圖大吼吸引對方注意,但是兩人相隔太遠,且隔著一層玻璃,對方根本注意到。

 

  「韓逸凡,別走,不要離開,對不起!」

 

  女孩伸出手用自己最大的力量敲著玻璃,大聲吼著。

 

  韓逸凡,你聽的見嗎……

 

  女孩努力睜著眼睛,盯著對面玻璃那一群人。

 

  男孩提著行李箱的步伐頓時遲疑,身體輕震,轉過頭,往她的方向看。

 

  看到女孩的瞬間,男孩臉上露出吃驚的表情。

 

  他聽的見!

 

  即使見隔遙遠,還隔了一層玻璃,韓逸凡還是能聽的見她聲音!

 

  女孩振奮起精神。

 

  隔著一層玻璃,女孩努力抬起頭,盯著對面的男孩,珍惜這短暫的相處。

 

 

  內心千言萬語,化為語言,卻只剩下對不起。

 

  她明明有好多話想說,有好多話想跟男孩解釋的。

 

  ——對不起,我太懦弱了,因為一時膽怯而害怕你的能力,處處躲著你,幼稚無知的傷害你。

 

  ——對不起,請你不要生氣,我不怕你,我不會再怕你了。

 

  ——對不起,韓逸凡,不要否認我們朋友關係,我們曾經聊過天,我們是朋友,一輩子的朋友。

 

  ——對不起,韓逸凡,真的很對不起。

 

 

  眼前已經模糊了,女孩用手背擦掉眼淚,嘴裡斷斷續續喊著話,希望男孩不要走。

 

  男孩都聽到了,不過他僅是靜靜的站在另一頭,臉上神情相當複雜。

 

  「紀唯……」

 

  男孩勾起嘴角,輕輕笑起來。

 

  和相遇時同樣的笑容,女孩很喜歡男孩這樣笑。

 

  不同的是,這個笑容苦澀,酸楚,又有點甜美。

 

  「紀唯,妳過來做什麼呢……別讓我動搖啊……」

 

  聽見的任何聲音的男孩,總是閉口去聆聽其他人講話的男孩,這樣的男孩……首次嘗試開口,講出自己的想法。

 

  「紀唯,我有說過聆聽各種聲音的感覺嗎……妳的聲音很好聽,在眾多繁雜的聲音裡,妳的聲音非常清脆、純潔,能夠聆聽著妳的聲音是種救贖,我很喜歡聽妳的聲音。」

 

  「紀唯,也許妳不能明白,我一直想要過著普通人的生活,我一直想辦法偽裝成普通人,可惜,我的能力天生沒辦法讓我當普通人,我辦不到。」

 

  「紀唯,妳說羨慕我,但其實,我才很羨慕妳。」

 

  「我裝做沒讓任何人踏入我的心,不讓任何理解我,但是,即使如此,妳早已經踏入了,妳是我的朋友,永遠。」

 

 

  隔著一層玻璃,男孩目光溫和,舉起手在半空中揮舞,做出再見的手勢。

 

  要離開了!

 

  女孩想追上來,不過被中間欄杆阻擾,只能遠遠的望著男孩登機。

 

  女孩在另一頭拼命揮舞雙手,大喊。

 

  「再見!再見,韓逸凡!」

 

  男孩轉頭望了女孩最後一眼,接著,沒有再留戀,在空服小姐帶領之下,踏入機艙,身影緩緩消失。

 

 

  「謝謝妳,紀唯。」

 

  「我很慶幸能認識妳,能夠認識妳真好。」

 

  「再見。」

 

 

  能聽見聲音的人只有男孩。

 

  男孩發自內心最後的獨白,女孩一個字也聽不見。

 

 

 

  ***

 

 

 

  起初,只是覺得女孩的聲音好聽,男孩開始注意女孩。

 

 

  升上二年級,老師安排新座位表,男孩聽見老師的想法,悄悄的,將心儀女孩的位置記下來。

 

  然後,見到女孩煩惱座位問題,男孩一反常態,將自己所知道的聲音告訴她。

 

  連男孩也不知道為什麼,他應該如往常隱藏著過普通生活,可是,他一不小心就把能力透露給女孩知道了。

 

  接著,便是一連串男孩沒遇過的事件,失控的令男孩不知所措。

 

 

  女孩發現他的能力。

 

  女孩很羨慕他的能力。

 

  女孩害怕他的能力。

 

  女孩離開他。

 

 

  ……最終,女孩離開他。

 

 

  男孩曾經也有朋友,僅管認識開頭不同,最後結局都是一樣的,他的所有朋友都害怕他,離開他。

 

  女孩也跟著以往步入同樣結局,她離開了男孩。

 

  和男孩分別之後,女孩長大變得很漂亮,擴展了朋友圈交了新朋友,完全融入另一個世界。

 

  這樣也好,女孩找到自己的歸屬,而他也回復到以往一樣的生活,男孩想著。

 

  是呀,早就知道會這樣了。

 

  他還在奢求什麼呢。

 

 

 

  但是,男孩沒想到,結局不同,沒有人會在他離開的時候追上來。

 

  在機場看見女孩,男孩心底震驚的不得了。

 

  女孩追上來了。

 

  雖然女孩曾經逃離過他,但她還是不放棄追上來了。

 

  只有女孩是例外的。

 

 

  男孩封閉已久的內心,動搖了。

 

 

  「其實我……在一開始就先喜歡上妳了。」

 

  男孩靜靜的,落下無聲的淚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END

 


 

 

後記 

 

 

 

結束了(呼氣

  

 這樣就真的是結局,沒有續篇,


韓逸凡轉學了,他們的愛沒有結果,兩人分了開來,機場道別後,之後也沒有再見面,


男孩與女孩,兩人只是生命中的過客,一個小小的初戀,錯過的相遇。

 

 

有溫馨又虐愛的感覺吧XD

 

 

 

儘管結局兩人感情若有似無的,最後也沒有告白成功,不過我認為是最美好的結果,

 

年紀小小的初戀最美,長大之後就沒辦法這麼清純了,

 

以某種角度來看,分開來的愛情是最美的結局,即使繼續待在原本的班級,男孩和女孩依舊會各自過各自的生活,不會有交集,差別只在於拖幾年幾個月。

 

 

 

 

這文章中間一度寫到我覺得黑黑的,描寫韓逸凡的內心有點變態

 

(神之詛咒啊,真的是詛咒,我想若人擁有這種能力,應該心裡也不會有多正常啦

 

 

 

話說如此,我挺喜歡韓逸凡這孩子,他在眾多能力者(如眼睛鼻子、嘴巴等等)裡頭算是最正常的人。

 

 

 

 

其實本文不是愛情為主,主旨是聲音,

 

男孩聽得見任何聲音,卻沒人去聽他的聲音,沒人去了解他,類似這種感覺吧,

 

作者我很殘忍的,最後貫徹這點,沒讓女孩聽見男孩的獨白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如果有任何問題可以提問唷。

 

 

  

 

 

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

 

 

 

 

 

以下是小劇場↓↓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在很遠很遠的某處,男孩正提著行李箱走在路上,一旁跟著戴墨鏡的神秘女人,以及穿著筆挺西裝的嚴肅男人,也許是男孩的父母吧。

 

 

  「韓逸凡,韓逸凡!」

 

 

  女孩往人潮反方向走,試圖大吼吸引對方注意。

 

 

  女孩吼:「韓逸凡,你聽得見吧,我的電話是XXXXXXX,電子郵件是XXXXXXXFB帳號是XXXXXXX,回去加我好友!」

 

 

  男孩用力點頭,記錄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  (錯不過之相遇完)

 

 

 

    開玩笑的,如果變成這樣也很不錯XDD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夏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6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6)

發表留言
  • 黑色調
  • 好看!!
    韓逸凡好可憐QAQ
  • 對呀,逸凡曾經有段悲傷的過去,是可憐的孩子,
    還好這孩子的性格沒扭曲掉,他之後會過算正常(?)人的生活~~

    夏堇 於 2013/01/08 16:51 回覆

  • frost0624
  • 逸凡的能力是天生就有嗎?
    小劇場~這樣兩人就可以聯絡啦! (即使不在同一處)
  • 是的,韓逸凡從一出生就擁有耳朵的聽力。

    大部分神之子會再十歲時就會受到神譴,知道自己本能,不過韓逸凡失憶了不知道能力真正意義(也就是盤古互相殘殺),他只想當普通人~~

    小劇場滿惡搞的XDD結局如果那樣也很棒~~

    夏堇 於 2013/01/08 16:58 回覆

  • 逸夢。
  • 或許這份遺憾會永遠活在彼此心中吧。
    雖然最後沒有在一起,但是回憶是讓人難忘。
    小劇場真讓人莞爾一笑。


    之前在冒天看到妳的「紅茶不加糖」,後來發現妳把它刪掉了,剛好忘記妳的名字就上網查。
    所以就跑來痞客找妳囉XD
    目前在追妳的「樂音狂想」,期待更新喔^^
  • 訪客
  • 存存的愛意

    好喜歡
  • 路過的海洋生物
  • 加fb也太有梗XD
    逸凡和紀唯真是一對可愛的孩子~~
  • 宇宙的破壞狂!
  • 好喜歡喔><

    有股淡淡的憂傷~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