隔天,劉可茵起了一大早,拍了拍臉頰振奮精神,操縱滑鼠點擊遊戲畫面,「尋世傳說」的開頭曲響起,緩緩登入遊戲。

 

  結果,到最後交易對象依舊沒有現身,她真不知道昨天是去做什麼,嘆了一口氣,劉可茵把交易對象列入黑名單,拒絕往來。

 

  昨天的不愉快睡了一覺後就煙消雲散了,全伺服器活動結束後,綠意盎然回到歐服,而她繼續在亞服過她的生活,兩人相隔半個地球,要再碰面也難,她不必去在意這件事。

 

  今天有場交易,絕對不能像昨天一樣搞砸了。

  紅茶不加糖進入遊戲,首先確認手上的藥水數量和武器件數,很好,數量OK

 

  翻開記帳簿,裡頭詳細記載近期交易紀錄,劉可茵微微一笑,不錯,預購的數量又增加了,她的生意越做越好。

 

  劉可茵是商人,在遊戲中從事各種買賣。

 

  起初,她沒打算要從事這項行業,她的家境並不富裕,要讀大學同時兼幾份差的打工不多,劉可茵給自己訂下幾條打工規定,能夠隨時隨地工作、離家近、能賺錢,她左思右想,最後找到一個折衷的辦法——當個職業遊戲商人!

 

  只要在空堂的課或是午休空檔她都能湊出時間上線,想加班就加班,且半夜能掛機練功,雖然工作性質不夠穩定,對當時的她來說已經很理想。

 

  這年代,幾乎所有的遊戲幣都有一定比例可以換算成現實幣,為了當個職業商人,劉可茵去鑽研市面上各種線上遊戲,分析廠商運作性質,找出最有「錢途」的集團,最後她選擇了遊戲龍頭光翼集團所開發,市面上最火紅的「尋世傳說」。

 

  她挑中「尋世傳說」,是看中此遊戲競爭激烈且PVP(玩家對戰)盛行,她所打得主意和其他人不太一樣,為此,她訂立了一串計畫。

 

  一個經營成功的人,不能和其他人走同樣的路。

 

  劉可茵和其他女孩並不一樣,普通女孩會選擇神官或法師等職業,她卻選了冷門的鍊金術師。當別的女孩在練功交友時,她在拔草剝皮;當其他女孩在交網公時,她在努力研發藥水和武器。

 

  其他女孩玩遊戲是為了快樂,而她玩遊戲是為了賺錢。

 

  像是回報她一般,劉可茵的努力也很成功,起初從默默無名的小藥師、小裁縫師,技能逐漸熟練,鑽研半年技巧,她所做得藥水裝備受到肯定,越來越越多人找她訂製。

 

  目前她事業擴展龐大,賺得錢換算現實幣一個月進帳五萬塊,已經夠付學費住宿費,甚至多出一些貼補家用。

 

  紅光訊息閃爍著,劉可茵瞥一眼交易時間,飛快地敲擊鍵盤,開啟另一台電腦轉換人物。

 

  清點一下裝備武器數量,劉可茵把物品從紅茶不加糖轉移到另一個小分身,然後操縱分身前往交易地點。

 

  在約定地點等著她的是排行榜還算有名的公會長,只要是她的交易,她都會指定私密無怪的會客地點。

 

  合作已久的花田三路率先打聲招呼。

 

  「呦,軍火商妹妹來了,今天還是一樣準時。」

 

  「不要稱我軍火商,我是藥商、武器商。」劉可茵點下交易鍵,螢幕上出現大量交易框。

 

  「哈哈,每個玩家都這樣稱呼妳喔。」花田三路回了一個微笑的表情。

 

  「尋世傳說」是款競爭非常激烈的遊戲,公會、玩家為了排名或私仇每天都像在打仗一樣,武器、裝備、藥水一旦缺少供應就等於打輸了,每個公會都積極找尋能大量供應武器藥水的商人,那陣子為各公會無限提供強大火力的神祕商人紅茶不加糖,就因此莫名被取了「軍火商」這稱呼。

 

  劉可茵無奈啊無奈,搞得好像她違法販售槍枝,從事什麼危險行業似的。

 

  清點好商品數量,劉可茵說道:「好的,一千瓶S級藥水、一百六十等神器二十件,三億遊戲幣收到,交易愉快。」

 

  「嘿嘿,感謝感謝,有這筆神器和藥水,我有預感這次公會戰可以打勝戰了。」花田三路連聲道謝。

 

  「祝福打勝。」

 

  劉可茵是認真祝福的,因為他們公會戰獲勝了,才可能有下一次生意。

 

  「話說回來,軍火商妹妹,我知道這隻不是妳本尊,上次說得事情,考慮得如何?」花田三路試探問道。

 

  「不,很感謝你的好意,我暫時不想跳槽,況且,不管加入哪個公會,我做得藥水或裝備只是為我自己做得。」

 

  成為公會包養的技師固然不錯,有薪水有待遇還偶爾可以放假,但劉可茵就是不喜歡被拘束的感覺。在別人眼皮底下做事,總需要低頭忍讓些,年輕氣盛的劉可茵衝著窮人的一股志氣,全部拒絕了。

 

  「嗯,中立的立場才能保持最多通路,真不愧是優秀的商人,可惜無法網羅妳做公會專屬藥師。」

 

  花田三路是經驗豐富的會長,話鋒一轉,換成輕鬆的口氣:「對了,最近有件相當好玩的消息,妳有看過那視頻嗎?」

 

  「什麼?」劉可茵打出一個問號。

 

  「哈哈,妳不知道啊,快去看看,昨天晚上論壇發了一則視頻,綠意盎然竟然被人嗆了,排行第一的大神也會被人嗆,太好笑了!更有趣的是,據說綠意盎然跟系統申請移民,今天起從歐洲伺服器轉到亞洲伺服器喔!」

 

  劉可茵手抖了一下,打不出任何話。

 

  綠意盎然,昨天的回憶還依稀存在著,可她現在一點也不想聽到這ID

 

  移民的手續不好辦,一旦移了就不能轉回去,那位大神……有必要追她追到亞服來嗎?

 

  交易草草結束,劉可茵迅速退出遊戲,然後登上論壇,網頁剛開啟,她便看到用紅字標記的火熱置頂文,標題寫著「綠意盎然也有這一天」,點閱率史無前例高掛著。

 

  點擊開視頻,劉可茵差點吐血了。

 

  畫面裡,有一男一女玩家站在人煙稀少的新手村,女玩家一開始便像是吃了炸藥,指著男玩家劈里啪啦狂罵。

 

  拍攝畫質並不清楚,觀看者沒辦法看清楚他們的對話,因位置遠近問題,看得見綠意盎然的ID,但巧妙得辨認不出紅茶不加糖的ID,遊戲生動的表情圖案可以讓人知道,女玩家正在指責男玩家,而且罵得很兇。

 

  畫面結尾,綠意盎然可憐兮兮地鞠躬道歉。

 

  然後不知名的小鍊金術師一聲不響下線了。

 

  被留下的綠意盎然,孤零零站在原地,華麗結束。

 

  劉可茵直到視頻播完還無法回神,呆呆盯著螢幕,她簡直晴天霹靂了。

 

  她那時候氣在上頭,完全忘記換頻道這檔事,估計是哪個路過的小新手偷錄下來了。可以的話,她一點也不願意想起昨天發生的悲劇,而這段史上最不堪回首的記憶竟然被錄成視頻,還被發到論壇每個玩家都能看到……她想死的決心都有了。

 

  呆愣地盯著螢幕,她下意識把捲軸往下拉,觀看底下一大群人的回應。

 

 

  瑩瑩每袋子:「這女人好猛!鍊金術師很少見呢,從裝備來看,大概只有六十多等,低等玩家竟頂逆大神!」

 

  風中蟾蜍:「雖然等級不高,但是仔細看她裝備,那是法爆紫裝,製作率奇低的法爆紫裝呢,這種神裝尋世傳說出不到十件,裝備不便宜呢!」

 

  暴龍上校:「喔喔喔,我剛剛在路上遇到綠意盎然,大神轉到亞服的消息是真的,是因為那位神祕少女嗎?還是其他原因?天呀,我聞到八卦的味道!」

 

  無口大大:「不是吧?綠意盎然真的轉到亞服來?在哪裡?我要去仰望大神!」

 

  黑臉大:「想不到綠意盎然竟然有此等興趣,喜歡找人罵,莫非是M?」

 

  了然於胸:「姐姐娶我吧,能罵大神的姐姐,我甘願嫁給妳!」

 

  薄荷香:「這世界怎麼了?台幣戰士能殺BOSS就算了,連大神都會被小白欺負!」

 

  發呆好棒棒:「我懷疑大神是否為同一個人,接連做出誇張行為,綠意盎然孤寂一人蟬聯排行榜以久,終於對尋世傳說絕望了,賣掉帳號了嗎?」

 

  天份的問題:「不,綠意盎然大概是被盜帳號了。」

 

  蒜泥狠辣:「綠意盎然,跟我PK!跟我PK!跟我PK!」

 

 

 

  ……還沒看完回應,劉可茵已經眼神死了。

 

  昨天的神器事件根本不算什麼,跟綠意盎然扯上關係才是真正的糟糕發展。

 

  看完視頻後,經過一小時調適,她從驚訝、憤怒、委屈、無奈,到後面逐漸淡定……連她也訝異自己的反應如此淡然。

 

  仔細一想就釋懷了嘛,視頻很巧妙的沒有播出她ID,不需要擔心身分曝光,大神的八卦比較好炒熱,但只是紅極一時,時間過了,新的八卦出現她就被淡忘掉了。

 

  謠言止於智者,那些排行榜上的強者如果有時間鑽研她和綠意盎然的八卦,還不如去練功比較實在。

 

  現在,她只有擔心兩件事……

 

  邊想著對應方式,劉可茵悄悄登入遊戲。

 

  密語頻道空無一物,綠意盎然沒有密她,風平浪靜一點消息也沒有,雖然有點疑惑,劉可茵也不會自找麻煩,主動去密大神詢問。

 

  確定大神沒有意思糾結於她,大概暫時不會有麻煩,她開始擔心另一件事,尋世傳說的鍊金術師不常見,紅茶不加糖的裝備是她特別製作的稀有法爆紫裝,很好辨認,現在全伺服器的人都看過視頻,走在路上被認出的機率十分高。

 

  其實最好的方式是脫掉法爆紫裝,但這種特殊神裝有個要命的設定,穿上去會自動綁定,脫下就會自動損壞,然而……劉可茵又是個省到不行的商人……

 

  太浪費了,當時她存錢存好久才籌到製作法爆紫裝的錢,有著她的血汗回憶,是紅茶不加糖身上唯一一件奢侈品呢,怎麼可以隨便脫掉!

 

  若代價是報銷掉一件神裝,她寧願下線躲著,不讓小鍊金術師給人看見。

 

  事實證明,這幾天她也不可能去做拔草做藥材,交易更別提了。

 

  最好的鎮壓辦法,就是先躲起來一陣子,等八卦風波平息,其他人逐漸淡忘掉,她再出來活動。

 

  她不禁慶幸,還好她一向不用本尊跟顧客談交易,不然漏接訊息可是很嚴重的後果。

 

  翻開帳簿,大約計算過近期交易紀錄,近期製作藥水和裝備數量充足,一個星期不上本尊,用分身倉庫的存貨暫時頂替勉強可以撐得下去。

 

  熟練的點擊畫面,劉可茵按下退出遊戲,螢幕裡的小鍊金術師對她揮了揮手,身影逐漸淡化。

 

  紅茶不加糖,下線。

 

 

  ◆ ◆ ◆

 

 

  一星期過後,紅茶不加糖上線了。

 

  劉可茵精神狀態還不錯,原因是八卦退散了。

 

  大神身邊從來不缺八卦,一星期足以發生很多事,以下便是視頻事件過後,她不在的一星期間再度鬧得沸沸揚揚的八卦。

 

  大神也是分很多種的,排行榜上的高手都能叫大神,綠意盎然自然比其他大神還要神,此人是史上第一人從歐服移民到亞服的大神。

 

  歐服一直是公認蟬聯「尋世傳說」全伺服器榜首,而綠意盎然久坐歐服的綜合排行榜首,從沒被其他玩家打敗,是實至名歸的世界第一大神,這樣傳奇的綠意盎然竟然破天荒轉到別的伺服器,引起全世界一陣騷動。

 

  不管大神是撞壞腦袋或是一時想不開才轉伺服器,隨著大神來到亞服,很多玩家慕名而來,追星的情況層出不窮,其中一個最有名的崇拜者……本服「創神」的副會長夢羽公主!

 

  大神總是令人崇拜的,而夢羽公主遊戲之初便是綠意盎然的崇拜者,當大神轉到亞服,頭號粉絲的她使盡一切辦法去接近綠意盎然,一星期內三次打王練功被人撞見之後,便有明眼人看出曖昧,八卦也這樣傳開了。

 

  夢羽公主是貨真價實的美人,很難得有美人玩遊戲能到高等,而美人配大神理應是天經地義,偏偏夢羽公主早就和「創神」的會長落雷紛飛是亞服公認的螢幕情侶,勾搭有夫之婦的傳聞是很糟糕的,即使是綠意盎然也被傳得很難聽。

 

  前後兩個八卦互相比較,沒頭沒尾又模糊不清的視頻和知名人物夢羽公主的禁忌之戀,後者娛樂性質更勝,新八卦迅速竄起,壓過舊八卦,短短幾日內,小鍊金術師就被人淡忘掉了。

 

  也因為夢羽公主和綠意盎然有曖昧的八卦太紅了,某電玩雜誌秉持著挖掘八卦的精神,開了十幾個新手千方百計去線上堵綠意盎然,然後還真的給他採訪到了,截取對話內容如下:

 

  記者:「等等,大神別走!你好,我是XX雜誌的記者,請問能夠採訪你嗎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你好,有什麼事嗎?」

 

  記者:「大神果然有風度,我請教幾個問題就好了,請問你對這次誹聞事件有什麼看法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……誹聞?」

 

  記者:「是呀,最近鬧得很紅呢,嘿嘿嘿,大神不覺得最近有某個女生對你特別熱情嗎?她是亞服有名的美人呢,你對她有好感嗎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……」

 

  記者:「怎麼?要是保持沉默會對那女生很傷害的喔!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……嗯,有點印象,是那個女生嘛,她異性緣很好,很常在世界頻公開撒嬌,雖然打王偶爾會有些失誤,基本上還是不錯的。」

 

  記者:「……呃,那個……大神說得那位是歐服的『Sexy Baby』吧,那位確實也很極品,但她已經結婚還有小孩了,況且,我問得不是歐服,是亞服的某位女性喔。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喔,是她吧!我們前幾天才一起組團打王,她戰鬥技巧不錯,坦怪很到位,性格豪爽不拘小節,相當有義氣,組隊常常把寶物優先讓給需要的人,我欣賞她!」

 

  記者:「……你說得是本服的『真珠愛珍珠』吧,我記得對方是個長相和遊戲表裡一志的猿猴族武鬥家,跟八卦事件扯不上關係喔,大神,你是在開玩笑嗎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呃……難道是她,XX公會的資深幹部,相當專業的領隊,我跟她打過一次副本團,合作很愉快,啊對了,她遊戲裡的人物非常可愛。」

 

  記者:「……大神,『葉子』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人妖,別走向不歸路啊!啊啊,跑題了,我們的談話總是往沒意義的方向進行呢,大神,你真的有認真在回答嘛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……對不起,最近接觸的人太多了,我真的想不起來還有誰。」

 

  記者:「……」

 

  因為大神無心的一句話,夢羽公主深深被傷害了。

 

  這段訪談在網路上瘋狂轉載,攻佔世界頻幾個星期,曖昧和不倫之戀瞬間終結,卻造成另一股更大拜神熱潮,從此以後,再也沒人看見夢羽公主走在綠意盎然附近,夫妻倆火速恢復昔日螢幕情侶般恩愛,彷彿沒發生過這件事。

 

  劉可茵暗自慶幸新八卦把眾人注意力轉移,沒繼續糾結在自己身上,同時也同情起另一個女主角,看起來,夢羽公主似乎單方面愛慕著綠意盎然,而大神毫不知情,這個綠意盎然……該怎麼說呢,似乎有著微妙的天然呆?

 

  「紅茶不加糖,在嗎?」

 

  螢幕上猛然跳出一則訊息,來訊者顯示夢羽公主。

 

  接著是落雷紛飛:「紅茶不加糖,有事向妳詢問,約個地方見面。」

 

  創神的會長和副會長接連向她發問,劉可茵被這兩句話嚇了一跳,剛登上線便收到密語,敢情這兩位大人都準備堵她?

 

  幾句對話後,他們約在偏遠無人煙的小城鎮見面。

 

  男刺客和女法師出現在她眼前,兩人身上的裝備都來頭不小,拿得是鑲滿寶石的神器,穿得是最稀有昂貴的時裝,手上戴的金戒一枚數億,難怪有人說亞服最有勢的公會,莫過於創神了。

 

  落雷紛飛:「妳最近去哪,怎麼不上線?」

 

  紅茶不加糖:「我去避風頭,暫時下線一個星期,我在公會留言板有事先請假,副堂主審核通過了。」

 

  夢羽公主:「我知道,沒做虧心事不需要躲,知道嗎?」

 

  這語氣……聽起來不太友善?

 

  劉可茵細微的發現,夢羽公主在暗指她做了虧心事?

 

  創神的會員之多,請假通常是由其他職位管理,她小小會員哪時輪到會長和副會長關注了?

 

  劉可茵心裡暗自猜想原因不單純,忽略對方質問語氣,禮貌的回:「知道了,我不會再犯。」

 

  兩方都沒再說話,氣氛尷尬了一陣子。

 

  落雷紛飛:「嗯,談正事,關於活動中拿到的神器,我和夢夢討論過,決定以公會的名義出資向妳購買。」

 

  回想起一星期前,活動中兩位人物得知神器在她手上,曾向她表明來意,談到後來他們扔下一句「考慮一下」便沒了下文,劉可茵還想說考慮什麼呢?想不到竟是考慮賣不賣。

 

  夢羽公主敲出一個微笑:「我們以五百萬跟妳買,能接受嗎?」

 

  她還沒說要賣,居然連價錢都定下了嗎?

 

  沒想到事情往這方面進展,劉可茵滿臉黑線。

 

  長期在商場打滾,劉可茵很清楚行情,雖然這把神器造型特別了點,好歹也是全伺服器獨一無二的寶物,隨便拿去拍賣都不止這個價。

 

  要賣嗎……平常的她,絕對不會做虧本生意。

 

  但是,如果不賣……

 

  不行,絕對不行,她是用本尊交易,兩位是有頭有臉的大人物,還是同一個公會,她還想在遊戲中混下去,弄得太難看對雙方都不好。

 

  劉可茵很快的衡量出最好利益:「好,我賣了。」

 

  雙方進行交易,表面上和顏悅色,實際上壓迫力十足。

 

  落雷紛飛滿意地說:「紅茶不加糖,妳在創神算有點資歷了,我由衷期望妳繼續待在這裡,好好為公會努力。」

 

  「謝謝會長賞識。」劉可茵客套回應,滿腦子冒著送客念頭。

 

  交易成功,氣氛頓時輕鬆些,雙方客套閒聊幾句,便風風火火的離開了。

 

  就在劉可茵以為沒事了,夢羽公主突然密語過來。

 

  「對了,紅茶不加糖,妳的法爆紫裝很特殊呢。」

 

  劉可茵被這句話噎到了。

 

  「呵呵,我只是問問罷了,妳認識綠意盎然?和他有關係嗎?」

 

  夢羽公主特地避開老公落雷紛飛詢問這點,似乎挺有用意,難道八卦是真的?夢羽公主還傾心於綠意盎然?

 

  視頻證明自己和綠意盎然曾經待在一起,夢羽公主才會特別詢問她,打探她和綠意盎然的關係。

 

  這兩個人,一個是排行第一大神綠意盎然,另一個是亞服最嬌貴的創神副會長夢羽公主,不管是哪一個,她都不行得罪……

 

  不能亂答,要謹慎發言!

 

  秉持著商人一貫的中立位置,左思右想之後,劉可茵極為空虛的回答道。

 

  「不認識,我和綠意盎然一點關係也沒有。」

 

  不能怪她答得弱,這是殘酷的事實。

 

  「……是嗎?」夢羽公主似乎還很疑惑。

 

  「是的,我和綠意盎然沒有半點關係!」劉可茵保證。

 

  「沒有關係就好。」

 

  夢羽公主敲出一個笑臉,沒多做詢問。

 

 

  ◆ ◆ ◆

 

 

  隔天,劉可茵一大早就上線了。

 

  先前休息太久,她的煉製進度嚴重落後,下一筆訂單日期就快到了,她必須趕快準備足夠的藥水。

 

  準備著製藥材料、獸皮,劉可茵發現缺了三顆高級煉寶石,於是登入公會倉庫,看看有沒有剩下的,誰知道一個錯誤的畫面狂跳出來。

 

  系統公告:妳的會員登入密碼錯誤。

 

  咦?怎麼可能?是她打錯了嗎?

 

  劉可茵再試一次,還是出現一樣的錯誤畫面,這下肯定錯的不是系統而是她了,劉可茵安慰自己,或許是某天她沒上線時臨時改了密碼,所以她的舊密碼登不進去。

 

  於是,寡言的劉可茵不習慣地敲著鍵盤,紅茶不加糖難得在公會頻上發聲。

 

  【公會頻道】〈玩家〉紅茶不加糖:「請問……倉庫地密碼改了嗎?有誰能把密碼告訴我?」

 

  原本熱鬧的公會頻,在紅茶不加糖出聲時,所有對話瞬間停止,大概停了幾秒,公會頻道才陸續又有人對話。

 

  完全沒人理她。

 

  劉可茵可不是白癡,態度很明顯了,密碼被改,眾會員被下了禁止令不允許與她接觸,創神裡有權限能這麼做得只有兩個人,她百分百遭到夢羽公主或落雷紛飛私下動手腳了。

 

  是因為她搶了神器嗎?還是因為視頻她跟綠意盎然相處,夢羽公主吃醋了?

 

  也是嘛,堂堂大人物怎麼可能和顏悅色和她談道理,她表面上沒有什麼身分,而且就在自家公會裡頭很好辦事,動用權限惡整她幾天一點也不奇怪。

 

  她相信這不是永久狀況,只是暫時性,對方隱藏的意思是「妳看,若是欺騙我們下場就會這樣」,給她一個下馬威。

 

  基本上,遊戲公會就跟黑社會沒兩樣,不小心犯錯惹火了老大(會長或副會長),小弟(會員)就只能吃不完兜著走,劉可茵就是這麼衰的步入小弟的後塵。

 

  不過,這些事對劉可茵來說就等於是小孩子惡作劇,她做事一向秉持著低調原則,能伸能縮才是真正厲害的商人,不要牽扯到敏感的金錢糾紛,她都很看得開。

 

  她說過,公會只是加來混淆軍火商身分,劉可茵是個專業商人,即使不靠別人也可以獨立完成。

 

  公會倉庫不能用,就去商店買材料;公會煉製廠不能用,可以付租金去借別公會場地用;製作裝備時機油不夠,買原料自己合成也行。

 

  辛辛苦苦忙一整天,劉可茵估算了下數量,定單藥水、裝備、武器已經製作到一段落,只差最後一樣物品——妖精的羽翼。

 

  妖精的羽翼是武器、裝備最後上模的必需品,這是「尋世傳說」的特色,每個武器或裝備都必須賜予靈魂,有生命的武器才有戰鬥力,而妖精的羽翼據說可以令靈魂附著,使用越高級的羽翼,武器耐久度越好。

 

  妖精的羽翼不是很好拿到的物品,必須要打副本BOSS才有,系統會自動幫玩家綁定,副本裡的物品無法轉賣,這意思就是,她要自己去打副本才能拿到妖精的羽翼。

 

  副本不難,平時她會跟公會組團去打,跟著領隊走很輕鬆,撿兩三個妖精的羽翼就能用很多天,但今天……似乎不太可能跟團了,而且,憑她的等級一個人去副本等於是找死。

 

  掙扎了許久,劉可茵還是為羽翼屈服了,操縱紅茶不加糖來到中央城鎮,她許久沒有做這件事了,小鍊金術師立起一個牌子……找人組隊!

 

 

  【廣播頻道】〈玩家〉紅茶不加糖:「六十二等鍊金術師找隊,五十到六十等副本,徵人組隊!徵人組隊!」

 

  【廣播頻道】〈玩家〉紅茶不加糖:「六十二等鍊金術師找隊,五十到六十等副本,徵人組隊!徵人組隊!」

 

  劉可茵已經有決心打持久戰,紅茶不加糖等級不算高,職業又是鍊金術師,很少有玩家會主動加她入隊伍。

 

  談起鍊金術師這職業,在「尋世傳說」鍊金術師屬於遠程法術系,基本上跟神官差不多,技能卻很沒特色,攻擊力不高,有許多可有可無的輔助技能,擅長製藥、製毒等,而劉可茵拼死訓練的生活技能,在戰鬥裡幾乎派不上實質用場,她馬上體會到弱勢族群的悲催,光有一身技藝是不夠用的。

 

  喊了將近十分鐘都沒人找她入隊,不死心的劉可茵機械式敲著字,整個對話框都快被她洗頻了,終於,螢幕出現一條邀請訊息。

 

  系統提醒:〈玩家〉惡魔傑邀請妳加入隊伍〈隨處趴趴走〉,是或否?

 

  是。

 

  紅茶不加糖進入隊伍,瞥了一眼隊友ID,隨即後悔入隊了。

 

  世界真小呀……

 

  隊員顯示著,綠意盎然!

 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綠意盎然:「你們好。」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小胖子:「哇靠,傳說中的大神也在隊伍裡,我真幸運!」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惡魔傑:「嘿嘿,大神也需要解任務吧。」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黑色的橘子:「大神好,親眼見到本人果然如傳聞一樣英俊瀟灑!」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勇者一號:「咦?紅茶不加糖,很難得見到鍊金術師呢。」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小胖子:「等一下,她等級不對,這副本團是一百等副本吧,她才六十二等,去那邊會趴回城。」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惡魔傑:「啊啊啊,難道我按太快組錯了嗎?」

 

  劉可茵找到機會開溜,快速地敲擊鍵盤。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紅茶不加糖:「這樣呀,不用麻煩,我退隊好了。」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綠意盎然:「不用,我會帶你們過副本。」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紅茶不加糖:「……」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勇者一號:「大神果然厲害,夠豪爽。」

 

  【隊伍頻道】〈玩家〉黑色的橘子:「怎麼辦,我想要以身相許了……」

 

  螢幕裡,綠意盎然彷彿沒事般打出一個笑臉,劉可茵看了心都要死了。

 

  大神……到底在打什麼主意?

 

 

 

 

 

精彩後續,請見實體書囉

夏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