提到綠意盎然,劉可茵有點不明白大神在想些什麼,自從鬧出視頻事件,對方從來沒有出面表示什麼,來到亞服已久,一句都沒有密過她,就像現在,明明在同一個隊伍裡,綠意盎然也沒有特別跟她說話,彷彿不認識她。

 

  好吧,她承認是自己有錯在先,要挾怨報復也早點做,這樣悶著不動讓她很心驚膽戰呢。

 

  當然,劉可茵也想到另一個可能性,大神每天接觸的人很多,她只是個不起眼的小鍊金術師,或許……綠意盎然根本就忘記她了?

 

  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紅茶不加糖被隊長拉到副本裡,然後心不在焉的被眾人拖著走。

 

  很快的,劉可茵就沒多餘的心思煩惱了,什麼大神呀視頻呀通通都拋到九霄雲外,一進入副本,她便開始擔心起自己安危,正視自己生命安全。

 

  自從新手時期過後,她很久沒有找陌生人組隊,野團都是這麼可怕嗎?

 

  這隊伍太神了,沒有選出領隊指導,前方沒有肉盾擋怪,刺客不開潛影拖怪,騎士躲在後頭戳小怪,這還不打緊,中途還出了一個問題補師,和某個不知死活猛往前衝的法師。

 

  隊伍裡頭,只有綠意盎然表現穩當,大神就是大神,該拖怪的時候拖,招招秒殺,操作熟練,不拖泥帶水。

 

  眼前的景象是這樣的,沒有領隊的團隊失去方向,每個人各做各的事,最離譜的莫過於隊伍的「補屍」黑色的橘子,此神官問題不斷,一下子忘記帶藍水,一下子裝備忘了修,不在適當的時機治療,反而猛對王怪放治癒術。

 

  劉可茵看了全身都無力,而在亂成一團時,大神卻臨危不亂,悠悠哉哉站在一旁,令所有隊友都滿臉問號。

 

  小胖子:「大神,你不打怪在旁邊做什麼啊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我在看。」

 

  惡魔傑:「看什麼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頭一次遇見這樣混亂的打怪方式,很新鮮。」

 

  紅茶不加糖:「……」

 

  大神的興趣……不是常人能了解。

 

  一陣子後,又有隊友湊上來發問。

 

  勇者一號:「大神,那隻在角落的怪呢?怎麼不見了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嗯?剛才有隻小怪擋在路邊,我順手清掉了。」

 

  小胖子:「角落那隻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是呀,有問題嗎?」

 

  勇者一號:「大神,你剛剛砍的那隻是隱藏BOSS呢……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啊,我搶了你們的BOSS嗎?」

 

  惡魔傑:「……呃,不是這樣的……」

 

  和隊伍裡的人一樣,劉可茵聽到簡直快昏倒了。

 

  這副本機關她知道的,此關有個號稱最難纏的小王,牠不強,但是逃跑速度極快,通常刺客要吃商城的加速丸才能追上,偶爾隊伍還會追不到而卡關,而大神竟然隨便就砍了牠,敏捷素質究竟是有多可怕?

 

  總的來說,雖然中途亂七八糟,整隊還算是有驚無險的度過了。

 

  他們能過關並不意外,隊伍除了紅茶不加糖,其餘都是百等以上玩家,加上有個超威的兩百滿等大神在,只要不出大差錯,打完副本不困難。

 

  臨時組的副本團一路走的相當順暢,不知不覺已經走到中段,似乎打得太閒的隊友們開始起鬨,鬧著小鍊金術師要她上前打怪。

 

  劉可茵面臨遊戲至今一大挑戰,她的鍊金術師只有六十二等,副本一百等,先前她負責撿寶物撿的很盡責,沒人指望她能打怪,怎麼被這樣一鬧,她就要上場了?

 

  劉可茵不自覺往大神的方向看,綠意盎然沒跟著其他人起鬨,但也沒說話,她不禁絕望了。

 

  她自己的操作水平,自然相當清楚,就當作為了妖精的羽翼,她犧牲一下,既然隊友想看,那就看吧!

 

  在眾隊友的催促下,劉可茵懷著悲壯的心情硬著頭皮上場。

 

  百等副本中段是一座小型水池,水邊周圍分散一群小怪,前段怪物難纏,而副本中段是專門給玩家練經驗的場地,小怪被系統設定很弱,六十二等的紅茶不加糖也打的動。

 

  小鍊金術師拿著法杖轟出一顆雷電球,四、五隻小怪被損掉幾百滴血,往紅茶不加糖的方向跑,後頭拖著一群怪,劉可茵操作滑鼠繞著全場跑,時不時還會跑位不順而卡住,鍊金術師跑了一段弱弱回擊一顆雷電球,削掉一丁點怪物血量,再卡住……之後卡住、回擊無線循環……

 

  不管是引怪、拖怪、跑位還是攻擊力、防禦力,都奇爛無比,若不是旁邊有神官猛補血,紅茶不加糖早就死了上百遍。

 

  是的,劉可茵雖然在分辨藥草、縫紉裝備方面十分出色,但在操作上卻一點天分也沒有,即使她花許多時間練習還是這點程度,戰鬥一直是她的大弱點。

 

  看著紅茶不加糖現場表演,全場沉默足足有三分鐘之久,才有人回過神。

 

  小胖子:「昏倒,我敗了,原來某『補屍』真的不算什麼,鍊金術師美眉才是冠軍。」

 

  黑色的橘子:「紅茶,我很不想吐嘈,但妳的操作很差呢。」

 

  惡魔傑:「通常我對美眉的技術都很包容,但我從來沒見過操作這麼爛的美眉,真是開了眼界!」

 

  勇者一號:「哇哈哈哈,天兵!太天兵了!」

 

  劉可茵打得很拼命,沒功勞也是有苦勞,這群隊友卻一個個取笑她,劉可茵鬱悶啊鬱悶,用手指戳著螢幕上某隊友人物洩恨,幾秒之後,再定眼一看,對話框不知何時多了幾個字。

 

  在一大串吐嘈後面,綠意盎然倒是持相反的意見。

 

  綠意盎然:「不錯,紅茶不加糖,難得一見的奇才。」

 

  惡魔傑:「……呃,大神,你是認真的嗎?」

 

  小胖子:「怎麼我一點也看不出奇在哪,才在哪。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確實是奇才,層次太高,你們不懂。」

 

  劉可茵差點被自己口水噎到,自己技術她知道的,哪裡有什麼高層次啊?

 

  事實證明,被大神隨便幾句話影響的人,不只她一個。

 

  黑色的橘子:「……真的是這樣嗎?我們太弱所以看不出來?」

 

  小胖子:「仔細一看,紅茶美眉引怪呆呆傻傻的模樣倒是挺可愛的。」

 

  勇者一號:「是呀,鍊金術師比其他職業還要難練,難道其中的訣竅我們看不出?」

 

  惡魔傑:「當然,大神的眼光很獨特,如果給我們看出來,人人都可以當大神了。」

 

  隊友們被大神唬的一愣愣的,馬上就信以為真,把小鍊金術師當英雄看待了,趁著大神威力無比的唬爛效力還在,劉可茵趁勢補上一句。

 

  紅茶不加糖:「哼哼,這是天賦異稟,你們學不來的。」

 

  黑色的橘子:「啊啊啊啊,美眉好嗆!我第一次被美眉嗆,這意外的快感是怎麼回事?再多嗆一點,萬一以後聽不到怎麼辦?」

 

  小胖子:「夠嗆夠辣,我喜歡,美眉,我不介意當小的,教哥哥一點技巧吧。」

 

  勇者一號:「真好,我也想被大神誇獎,快點,踩我吧!虐待我吧!」

 

  惡魔傑:「嘖嘖,大神在旁邊看,停止一下你們的M傾向。」

 

  看到眾人誇張的反應,劉可茵差點笑到岔氣,這句她老早就想說了。

 

  她自然知道綠意盎然這樣講的用意,幾分鐘後,她密了綠意盎然,左想右想,她才敲出一行字,附帶一個笑臉。

 

  【私人頻道】〈玩家〉紅茶不加糖:「謝謝你幫我解圍。」

 

  綠意盎然沒有回她,但正在砍怪的遊俠人物突然放下手中的西洋劍,偏過身,對著紅茶不加糖微微一笑,動作指令輸入的十分流暢。

 

  「尋世傳說」和別的遊戲不一樣之處,在於它有非常多的動作指令,玩家可以輸入三四道指令,混合出數千種不同的動作,不過指令的複雜度極高,大多玩家只鑽研最表面的站著、坐下等基本動作,像是轉身、舉手、眨眼、偏頭等等進階版動作,要整套流暢的輸入完,則需要相當強大的操作技巧。

 

  不得不說,尋世傳說的人物相當好看,尤其是綠意盎然最為獨特。

 

  綠意盎然綜合了遊俠的職業特性,人物看起來天然、自由又有點慵懶。在陰暗的副本裡,大神在揮劍砍怪的空檔停下動作,轉過身,十分自然的對著她露出一抹微笑。

 

  劉可茵在腦海中只找到一個形容詞,如沐春風。

 

  不可思議,隔著一層網路,劉可茵差點以為綠意盎然在看著她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搞笑的小插曲告一段落,輕鬆的氣氛沒維持多久,百等副本便出現意料之外的大變動。

 

  隊伍一路過關斬將打到底,只差臨門一腳時,最後一個關卡難度突然急增,最終大BOSS猛然爆走,放出極為稀有的滅世大絕招,瞬間,白光滿天飛,死傷無數。

 

  被大絕掃到的隊友幾乎都躺地當屍體了,整個隊伍裡,只剩下綠意盎然,還有站在最後方沒被波及到的紅茶不加糖還活著。

 

  隊伍頻道哀嚎一片,副本死亡不會扣經驗,但要重頭跑一遍漫長的副本,大BOSS都位在蜿蜒小道的最深處,一走都要走四、五分鐘,非常麻煩。

 

  綠意盎然:「不用回魂,重跑一遍太麻煩了,你們躺在地上等,BOSS交給我解決。」

 

  大神淡然的打出這句,躺地的屍體先是一愣,馬上爆出一陣歡呼。

 

  劉可茵不常打副本,也知道單打BOSS經驗會翻倍,隨著挑戰人數越少,經驗會越多倍,而兩人打BOSS……經驗是五倍,怪不得隊友們如此高興,五倍的經驗足夠練很多天。

 

  「尋世傳說」為了防止玩家越級打寶,系統故意將副本最終BOSS難度依照玩家等級調整,玩家等級越高,BOSS會越強,雖然綠意盎然兩百滿等比一百等副本高出很多,要一人搞定BOSS也不簡單。

 

  劉可茵不禁緊張起來,翻開包裹查看可能會用到的物品,準備的差不多後,她抬起頭,正巧看到躺屍的某些隊友們又有問題了。

 

  惡魔傑:「好痛,別踩呀!」

 

  勇者一號:「大神,你踩到我們屍體上了!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啊,抱歉,我沒注意到。」

 

  往下一看,綠意盎然果真不小心踩到某屍體一角,大神馬上移動人物,拿著西洋劍的遊俠向後退了幾步,離開原本的位置。

 

  沒想到,下一秒BOSS開始例行走場,正好不偏不倚踩在他們頭頂上。

 

  黑色的橘子:「我哭了,怎麼連BOSS也故意欺負我們!」

 

  小胖子:「虐屍,拒絕虐屍啊,我的手好痛,腳也好痛!」

 

  惡魔傑:「嗚嗚,BOSS大人行行好,別把屁股對在我頭頂上啊啊啊!」

 

  劉可茵忍不住噴笑了,螢幕上的人物躺屍被踩不可能會痛,這些人卻拼命叫這裡痛那裡痛,真的很愛演。

 

  紅茶不加糖:「你們安息。大神,趁BOSS凌虐屍體,我們攻擊吧。」

 

  劉可茵十分無良的撇下隊友,對綠意盎然提議著,當然,此番話引起隊友們發出一連串抗議。

 

  在腦中思索著作戰策略,和包裹裡存放的稀奇古怪藥水,劉可茵補上一句:「大神,有什麼指令就下吧,我會盡量配合你,我的等級不夠,但有幾項不錯的輔助技能,不會拖累你。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既然這樣,大神大神叫的太彆扭了,叫我綠意吧,我也直接叫妳紅茶。」

 

  「呃……」大神思考模式太跳躍,劉可茵一下子愣住。

 

  畫面裡,綠意盎然生動的聳了聳肩,說道:「妳說過要配合我。」

 

  配合也不是配合這個吧?

 

  劉可茵其實不介意改稱呼,經過這個副本,她對大神印象有些改觀,變沒那麼生疏,雖然如此,叫她乖乖配合就配合,未免太沒志氣了。

 

  劉可茵也不是省油的燈,小鍊金術師露出一個笑臉,回敬過去:「好,我配合你,大神。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……」

 

  看到大神難得吃鱉,底下躺屍的隊友們笑成一團。

 

 

  笑夠了之後,劉可茵便很自然的直接稱呼大神綠意,一群人簡單討論一番作戰策略,然後……正經的打BOSS!

 

  所謂的作戰策略幾乎有跟沒有一樣,BOSS完全交給綠意盎然單打,紅茶不加糖放輔助技能幫忙,躺屍的在一旁加油助陣(雖然劉可茵再三表示不需要多此一舉,但隊友們強烈堅持),總之,主力工作還是要靠大神解決。

 

  眾人睜大眼睛仔細盯著螢幕,要知道,不是每個人都有機會能見識到大神的實力。

 

  綠意盎然緩緩走上前,螢幕裡的遊俠看起來氣定神閒,一派輕鬆。

 

  據官方網站資料,遊俠是集結刺客和獵人的綜合性種職業,它有刺客的近戰襲擊特點,也精通獵人的遠程狙擊能力,敏捷出奇,爆擊率極高,是種善於PK的職業。

 

  目前,全伺服器的只有綠意盎然一人通過遊俠轉職任務,對於外界來說,遊俠相當神秘。

 

  只見,綠意盎然手持西洋劍揮出一擊,BOSS嘶吼一聲,頭頂上冒出一排紅字,第一手就爆擊!

 

  綠意盎然出手便放出一連串如流水般順暢的技能,時間掌控十分精確,招式屬性完全剋住怪,幾秒間便打的BOSS血條連掉,只剩一半血量。

 

  憤怒的BOSS仰天長嚎,周遭地面放起一波魔法陣,又要放出先前的滅世大絕招,所有人瞬間緊張了起來,而螢幕裡,大神僅是向後一偏,便輕巧的躲過大絕範圍。

 

  劉可茵有聽說過九方鍵盤代替滑鼠操作可以更精細控制人物,用這種方式跑位是有可能移動幾步就躲過大絕招範圍,但其中的訣竅很難掌握,按鍵十分複雜,跑位還要顧及技能施放,同時要緊盯螢幕上BOSS的攻擊徵兆,弄個不好很容易混亂。

 

  大神,果然好強大!

 

  劉可茵沉溺在思緒中,眼睛可沒閒著,螢幕裡,大神突然打出一句。

 

  綠意盎然:「退。」

 

  螢幕裡某一角出現一群小怪,如螞蟻般小怪群湧而上,BOSS的特殊技能啟動了!

 

  紅茶不加糖馬上退到旁邊,下一秒,綠意盎然放出小型範圍技能震住小怪,把怪拖到自己的方向,劉可茵不敢鬆懈,一連放出三四個技能補回大神血量,

 

  突然冒出小怪讓推倒BOSS的難度上升,綠意盎然必須要邊打BOSS邊兼顧小怪,比原先負擔要更重些,劉可茵突然靈機一動,趁著大神技能施放中,炫目的技能光輝掩蓋掉畫面,她悄悄將一瓶毒藥劑藏在技能中丟出。

 

  頓時,小怪們在技能光輝結束時血量急速下降,一個個中毒身亡。

 

  劉可茵勾起嘴角,她最新研發的「斷腸散」具有強烈的擴散毒性,範圍二十公尺之內的怪物觸碰到會持續損血死亡,堪稱是世界第一劇毒。解決掉小怪後,劉可茵裝沒事的繼續放輔助技能,她隱藏的很好,大神在專心打王,而隊友們也沒發現異樣。

 

  小怪清完後就變的簡單多了,大神拖BOSS繞著場地走了幾圈,流暢的跑位持續減少怪物血量,沒多久BOSS便轟的一聲倒下了。

 

  系統公告:「恭喜隊伍〈隨處趴趴走〉的綠意盎然、紅茶不加糖破解副本,成為全伺服器第一隊由兩人合作破關的隊伍,全體隊員經驗值乘五倍,增加五十點聲望!」

 

  在系統公告中,BOSS緩緩消失,化為一堆寶物,綠意盎然悠悠哉哉將手中的西洋劍收起,轉過身,露出淺淺的微笑,幾個簡單的大神式動作指令,看起來無比輕鬆,無比自然,彷彿此結尾本來就理所當然。

 

  在系統光輝的照耀下,劉可茵這時才看清楚,雖然叫綠意盎然,大神的髮色是亞麻色,眼睛才是翡翠綠。這樣的髮色和瞳色,配上遊俠特有的歐洲俠客風格的棕色系輕便服飾,整個人看起來相當柔和。

 

 

  破關後寶物裝備平均分配,隊伍便各自解散了,拿到妖精的羽翼的劉可茵沒有選擇回城加工製藥,反而繼續待在原地,而綠意盎然也是如此。

 

  兩個人看來看去,良久,都沒有說話。

 

  綠意盎然打出一個笑臉,率先打破沉默:「紅茶,要加我的公會嗎?」

 

  紅茶不加糖:「……」

 

  劉可茵茫然了,大神總是跳躍式思考嗎?這進展會不會太奇怪了?她不明白現在是什麼狀況!

 

  終於受不了奇妙的氣氛,劉可茵敲著鍵盤,委婉問道:「大神,你還記得我嗎?」

 

  「記得。」綠意盎然很快的答:「之前在活動中得到第三名的鍊金術師。」

 

  ……呃,沒想到大神還記得,劉可茵覺得尷尬了。

 

  「那麼……關於那件八卦……咳咳,就是我大罵的視頻,你怎麼都沒反應?」

 

  綠意盎然沉默一陣子,問道:「……八卦?」

 

  這問句……怎麼有點眼熟?劉可茵回想起來在哪看過,似乎雜誌記者在訪問夢羽公主和大神的烏龍八卦也是這樣,那件事大神自始至終都毫不知情,難不成……

 

  「你不知道我們的對話被錄成視頻嗎?論壇傳的很廣呢。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什麼視頻?我只去官網看公告,不上論壇。」

 

  沒料到是這樣的回答,劉可茵昏了,「遊戲裡呢?世界頻也每天都在討論。」

 

  「我把密頻、世界頻、私人頻道都鎖了,只有進副本會暫時開啟。」綠意盎然頓了頓,無辜的說:「抱歉,我什麼也不知道。」

 

  紅茶不加糖:「……你偶爾可以打開世界頻試試看,會有很多爆點。」

 

  ……畢竟此人有「先例」,劉可茵相信大神所言絕對不假,此刻她心情鬱悶啊鬱悶,好像只有她一個人在煩惱,感覺差透了。

 

  跟綠意盎然接觸過後,劉可茵發現對方和本來所想的完全不一樣,看來是自己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,把對方想的太邪惡。

 

  「再一個問題,為什麼後來都不說話,還裝做不認識我?」劉可茵乾脆把心中的疑惑都問一問,以免埋久了內傷。

 

  綠意盎然:「沒有裝做不認識,妳不是叫我離妳遠一點,不要靠近妳嗎?」

 

  劉可茵忽然想磕鍵盤,內心打擊過大,一不小心沒有修飾便把真心話打了上去:「你不說話,我以為你準備要報復呢,我還在等呀等呀呀呀呀!」

 

  「不,我不會做那種事。」沒想到,綠意盎然嚴正義詞地說:「我是和平主義者。」

 

  「……」

 

  劉可茵被雷到了。

 

  無力了,一天之內受到太多打擊,她連一句話都發不出來。

 

  大神身邊有種神奇的氛圍,能自然而然將事情簡單化,讓人不知不覺無法責怪,劉可茵並沒有生氣,有的……只有又無奈又好笑的無力感。

 

  敗了,她完全敗了,跟一個天然系計較有什麼用呢,自己會內傷的。

 

  就在劉可茵悟出大道理,身心看開了的期間,渾然不覺的綠意盎然出聲提醒道。

 

  「對了,妳叫我綠意就好了。」

 

  一揚眉,劉可茵問道:「你到底多麼不喜歡別人叫你大神?」

 

  綠意盎然搖了搖頭,理所當然的說道:「排行榜上的都叫大神,容易混淆。」

 

  劉可茵差點一個踉蹌跌到椅子下,原來大神不想跟其他人重覆稱呼?

 

  看著電腦螢幕,劉可茵不禁突發奇想,眼前的遊俠確實是獨一無二的,會被一個女孩子罵十幾分鐘不還口,還乖乖道歉的大神去哪裡找呢?全伺服器絕對找不到第二個這麼天然的人了。

 

  也是呀,排行榜的其他大神怎麼比的上眼前這一位,綠意盎然層次更高,是神仙!

 

  眾大神之中的仙人,神仙,沒有比神仙更適合綠意盎然!

 

 

 

 

 

  紅茶不加糖,上線了。

 

  昨晚,紅茶不加糖和綠意盎然互加好友之後,便匆匆忙忙回城去製作藥材,副本拿到的妖精的羽翼品質優良,且數量可以撐一陣子不用下副本,欠了一星期的貨需要花很多時間製作,劉可茵忙到半夜才趕工完成。

 

  今日也是匆忙的一天,劉可茵開了四、五個分身,把眾多商品轉移出去,然後到約定地點跟顧客談交易,幾場交易跑下來,就花了一個早上,一次把先前缺的交易量賺回來。

 

  劉可茵把最後一筆帳記下,操縱紅茶不加糖上線,忽然,對話框出現來自大神的訊息。

 

  【密語頻道】〈玩家〉綠意盎然:「紅茶,世界頻……」

 

  自從上次劉可茵誠心的建議過,大神似乎就把密語和世界頻開放了,因此,兩人可以互相聯絡。

 

  在忙公事時,劉可茵一向不會開啟公眾頻道,邊把紅茶不加糖的頻道開起,劉可茵在心裡泛起不好的預感。

 

  果真,她的預感準沒好事。

 

  【世界頻道】〈玩家〉落雷紛飛:「從今日起,紅茶不加糖被踢出『創神』公會,凡是殺死『紅茶不加糖』的玩家,將影片錄下傳到網路上,會得到本人發放一百萬枚遊戲幣。」

 

  【世界頻道】〈玩家〉落雷紛飛:「從今日起,紅茶不加糖被踢出『創神』公會,凡是殺死『紅茶不加糖』的玩家,將影片錄下傳到網路上,會得到本人發放一百萬枚遊戲幣。」

 

  ……

 

  看著世界頻不停洗頻,劉可茵滿臉問號,怎麼回事?她竟然莫名被踢出公會,還被通緝了!

 

  這期間她都好好做自己的事,又是哪裡得罪他們了?

 

  劉可茵仔細翻了翻,注意到角落萬年不會有訊息的信箱,出現多封來自夢羽公主的簡訊。

 

  夢羽公主:「還說妳和綠意盎然沒關係,為何你們一起去打副本?」

 

  夢羽公主:「別想狡辯,今天早上論壇上放的視頻很清楚了,你們破解兩人百等副本,取得高額獎勵!」

 

  夢羽公主:「我會讓妳知道騙我的下場很嚴重!通緝妳!通緝妳到死!」

 

  視頻?劉可茵切出遊戲,登上遊戲論壇,不出所料,昨天她的組隊全記錄在論壇上了。

 

  綠意盎然是名人,那幾個隊友和名人組隊自然無比興奮,加上他們又破了百等副本記錄,這種視頻放到網路上會引起軒然大波一點也不意外。

 

  別人看視頻會驚嘆於綠意盎然的操作技巧,但夢羽公主看得卻是紅茶不加糖和綠意盎然混在一起!

 

  她兩天前才跟夢羽公主解釋和大神沒關係,今天一起組隊的視頻就冒出來,說沒關係誰會相信?

 

  原來是夢羽公主醋勁大發,因此動用權利通緝她。

 

  劉可茵真想把那幾個隊友一把掐死,沒事放副本視頻做什麼,她跳到黃河也洗不清了!

 

  【世界頻道】〈玩家〉落雷紛飛:「從今日起,紅茶不加糖被踢出『創神』公會,凡是殺死『紅茶不加糖』的玩家,將影片錄下傳到網路上,會得到本人發放一百萬枚遊戲幣。」

 

  世界頻還在不停洗頻通緝,沒多久,衝著賞金而來的大批玩家一個個傳送來,把來不及逃跑的紅茶不加糖團團圍住。

 

  有個紅名玩家砍了紅茶不加糖一下,小鍊金術師的血條瞬間掉到一半,就在劉可茵以為自己要趴回城時,對方猛然倒地,變成一具屍體。

 

  綠意盎然不知何時站在她旁邊,拿著西洋劍的遊俠放出一道範圍技,瞬間所有玩家血量急速歸零,無數個白光飛起。

 

  所有躺屍的玩家意識到是被綠意盎然擊斃,紛紛打出驚恐和求饒的表情,沒人敢再攻擊。

 

  在一片屍體中,站立的紅茶不加糖緩緩問道:「綠意,你不是和平主義者?」

 

  綠意盎然十分自然答道:「人要適時變通,這種情況,殺了他們就和平了。」

 

  眾屍體:「……」

 

  劉可茵無良的笑了,確實,這種情況還能有什麼辦法?

 

  解決掉眾玩家,綠意盎然密向她:「紅茶,妳不介意我插手說個幾句話吧?」

 

  劉可茵思索了下,眼下的情況或許綠意盎然去世界頻解釋會有良好的效果,但是……她莫名被退公會,目前也沒幾個公會的朋友詢問,會長和副會逼著她,會員也毫不關心,這樣的公會勉強待下去也沒有用意義了。

 

  何必自虐呢,她雖然以低調為原則,但不代表可以爬到她頭頂上,別人都做到這麼絕,她不需要再強求迎合。

 

  紅茶不加糖:「隨你。我已經退公會,和創神一點關係也沒有了。」

 

  綠意盎然回了一聲,下一秒,原本充斥落雷紛飛通緝令的世界頻便出現另一段話。

 

  【世界頻道】〈玩家〉綠意盎然:「從今日起,凡是殺死『落雷紛飛』的玩家,將影片錄下傳到網路上,會得到本人發放一億枚遊戲幣。」

 

  【世界頻道】〈玩家〉綠意盎然:「從今日起,凡是殺死『創神』公會任一個會員的玩家,將影片錄下傳到網路上,會得到本人發放一千萬枚遊戲幣。」

 

  此通緝令大致和先前內容相同,但通緝對象改成落雷紛飛和創神公會。劉可茵會意過來,忽然深切體會了「以牙還牙」的道理。

 

  大神不常在世界頻發言,一發言則充滿爆點,頓時,世界頻炸開了。

 

  劍鋒:「哇,大神難得現身,讓我膜拜大神的ID吧!」

 

  語語:「不愧是財富排行榜第一的大神綠意盎然,出手好大方,相比之下,落雷紛飛下的通緝令真小氣,同樣都是名人,果然有差別啊。」

 

  呆呆水果:「雖然落雷紛飛挺有名氣,但比起綠意盎然,層次還是差太多,某人馬上就被比下去了。」

 

  無名的:「人不能太囂張,不然會物極必反,現在自己嚐到被通緝的滋味了吧,唉,我開始覺得落雷紛飛和創神公會好可憐,竟然跟大神過意不去。」

 

  肥貓宅男:「紅茶不加糖,好眼熟的名字,最近常常出現在世界頻八卦裡,此人到底是何許人物?」

 

  有眼尖的人看出其中共通處,嚷著:「啊啊,我想起來了,今早很紅的副本視頻裡,幫大神補血的鍊金術師就是紅茶不加糖!」

 

  先前的隊友們也跳出來助陣,小胖子:「說句公道話,紅茶不加糖人很好,六十二等就敢去百等副本,還破了副本任務,很少有這麼厲害的美眉啊!」

 

  黑色的橘子:「是呀,紅茶長的可愛,技術也不錯,哪個人眼殘要通緝她,沒長眼!」

 

  大神只有打出幾句話,世界頻便討論成一團,聲浪一面倒,大多人指責「創神」的會長小氣,無故亂踢會員,因為落雷紛飛用了很含糊的理由退紅茶不加糖公會,令所有玩家猜疑是其中的陰謀。

 

  真正退公會的原因根本上不了臺面,落雷紛飛無法反駁什麼,只能馬上把通緝令全收回去,在世界頻不斷澄清,急著滅火。

 

  接著,夢羽公主出來求和:「綠意,通緝令真著要這麼做嗎?別讓我們之間的關係鬧不和,凡事都可以再商量。」

 

  良久,綠意盎然打出一個疑惑的表情,「請問……我們有關係嗎?」

 

 

 

  

夏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