公告欄


這裡是夏堇的創作小窩,裡面放了一些小說。

金髮控、反差控、水手服控。

長期熬夜的夜貓子一枚,半夜會比白天更常出沒。
(說不定哪天會暴斃在電腦桌前……)

目前作品有《魔傳online》、《網遊之永夜》、《紅茶不加糖》。


聯絡信箱:amymihael@livemail.tw



 

 

 

  好狠!

 

  大神又是無知的一句話,讓夢羽公主瞬間在世界頻消失了。

 

  世界頻鬧的沸沸揚揚,有許多玩家衝著通緝令去追殺落雷紛飛和創神會員,世界頻哀號一片,不久,創神公會便貼出道歉公告,劉可茵看著螢幕思索幾秒,然後輕輕敲著鍵盤。

 

  「綠意,等等把通緝令撤下吧。」

 

  「好。」綠意盎然說道:「我原本也打算等事情結束就撤下。」

 

  劉可茵輕輕一笑,敲出幾句感謝的話,還沒輸入完,綠意盎然倒是先打出一句。

 

  「紅茶,要不要加入我的公會?」

 

  第二次了,大神的思考模式是跳躍式的,劉可茵經過幾次,還是有點無法適應這種發展。

 

  「這是挖角嗎?我只是個普通玩家,為何偏偏挑我?」

 

  「不是挖角,妳已經退公會了。」綠意盎然頓了頓,接著說:「況且,妳也不是普通玩家。」

 

  劉可茵冒出一個問號,然而,大神接下來的對話令她錯愕。

 

  「紅茶不加糖,雖然妳幾乎一進榜就隱藏自己的ID,大公會裡的藥師就那幾個,我大約可以猜出是妳,長久登上製藥排行榜、裁縫排行榜、煉武排行榜第一名,其實妳也算是大神。」

 

  劉可茵一震,「你早就知道了?」

 

  「對。」綠意盎然很老實的承認:「我原本還不確定,打副本時,妳丟出一瓶毒藥瞬間把十多隻小怪清掉,有這麼強大威力的毒藥,只有S級藥師那位神秘的軍火商辦的到。」

 

  劉可茵反駁:「等等,我也有可能是跟別人買毒藥,你怎麼能確定我就是藥師?」

 

  「剩下的是,直覺。」綠意盎然朝她走近幾步:「我看的出妳是奇才。」

 

  劉可茵差點昏倒,竟然靠猜的,這個天然系!

 

  對於綠意盎然發現自己的真實身分,劉可茵其實沒有想像中驚恐,連她自己也很意外,和大神才認識兩天而已,她竟然一點也不擔心對方可能會洩漏出去。

 

  察覺心中的想法,劉可茵幽幽嘆了一口氣,敲著鍵盤問道:「你什麼時候就打著主意想要我加公會?」

 

  綠意盎然打出一個笑臉:「想過好幾次了,從第一次見到妳在排行榜上,第一次見到妳在活動中奪得第三名,第一次跟你組隊打副本,還有剛才妳被退公會時。」

 

  原來大神早已經預謀很久,劉可茵無奈的問:「這就是你幫我的原因?」

 

  「那些公會不長眼,沒看出妳的能力。」綠意盎然理所當然地說:「妳不該被退公會,要退也是妳自己主動退。」

 

  看著這句話,劉可茵忍不住勾起嘴角,不可否認,她此刻心情是愉悅的。螢幕上,綠意盎然打出最後一行字。

 

  「那麼……妳要不要加我的公會?」

 

  一抬眼,劉可茵第一次正視大神所加的公會。

 

  「隨心所欲」算是小有名氣的公會,雖然沒有在公會排行榜上,裡頭卻有幾個小名人,公會作風自由隨性,可惜公會人數不多,無法打城戰,也沒有領地,因此不會是其他玩家優先考慮的目標。

 

  她在這遊戲許久,加入過大大小小公會,但這是第一次有人發現她的真實身分,這麼直白的邀她入公會。

 

  劉可茵轉念一想,或許……其實不壞。

 

  「好,我加!」

 

 

 

 

 

  「入會後,妳就跟我一起組隊吧。」

 

  紅茶不加糖一入會,綠意盎然如是說。

 

  因為大神說的太理所當然了,劉可茵頓時腦袋模糊成一片。

 

  畫面裡,拿著西洋劍的游俠在樹林間站的筆直,亞麻色頭髮隨著風吹拂,飄揚在空中,翡翠綠的眼眸眺望著遠方,看起來十分愜意。

 

  大神的氣場強大,劉可茵想半天找不到話回應,最後很無能的在鍵盤上打了一個字。

 

  「喔。」

 

  一個字,就算是答應了。

 

  大神輸入一串流暢的指令,游俠又是一抹如沐春風般的微笑。

 

  「去另一個地圖,我開傳送陣,來吧。」

 

  系統公告:〈玩家〉綠意盎然對妳邀請傳送陣共乘,是或否?

 

  是。

 

  畫面裡,游俠對著鍊金術師伸出一隻手邀請,小鍊金術師將手遞上,兩人面對面站的極近,地面上泛起傳送陣光輝包圍住雙方,幾秒後,兩人的身影逐漸消失,瞬移到另一個地圖。

 

  劉可茵不停的想,怎麼好像哪裡怪怪的?

 

  雖然跟著大神練並不吃虧,但……好像一切太自然而然了?

 

  很奇怪,大神並不強硬,但面對這個天然系,她怎麼樣也無法拒絕。

 

  於是,就在奇妙的氣氛中,紅茶不加糖莫名的跟著大神混,一晃就是好幾天。

 

  跟著大神晃的這段期間,劉可茵也對公會「隨心所欲」有了一點認識。

 

  公會「隨心所欲」如其名,以放任自由的作風聞名,此公會平時沒什麼規定,萬年不在線的幽靈會員很多,紅茶不加糖加入這一兩天,上線遇到的人不多,僅打個招呼就各作各的事了,直到某一天……

 

  那天,剛交易完的紅茶不加糖回來,正好會長「惡夢的刪除鍵」剛上線,於是她就被叫住了。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「啊,加入新的小毛頭呢。」

 

  劉可茵敲出一個笑臉:「會長好。」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「不錯不錯,很有規矩,妳是誰拐進來的?」

 

  劉可茵手滑了一下,拐進來……這形容搞得好像她是被騙來的。

 

  角落,偷吃貓的魚冒出來:「刪除鍵,你太久沒上線了,紅茶是大神拐進來的。」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「哈哈,那傢伙加入公會一個星期多,這麼快就成功拐來一個人。」

 

  劉可茵瞥了一眼好友,綠意盎然名字是暗的,聽起來,她似乎是綠意盎然第一次加的人。

 

  然後在綠意盎然不在的期間,不知怎麼的,公會頻開始聊起小八卦。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相當自來熟,幾句馬上就聊起來:「嘿,紅茶,妳想知道大神怎麼會加這個公會嗎?」

 

  「想聽。」劉可茵頓時有些好奇了,莫非有特別的理由?

 

  於是,惡夢的刪除鍵開始講故事:「事情發生在幾天前,當時大神從歐服來到亞服,每個公會積極想要招攬大神,提了相當優渥的條件進行交涉,剛好我碰巧經過,綠意盎然正被十幾個想交涉的公會攔住,我一時興起直接按邀請入會,大神就加入了,結束。」

 

  「……」劉可茵聽不出其中的奧妙。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「哈哈哈哈哈,其他公會幹嘛浪費那麼多時間拼命談條件,直接按邀請加入不就得了,真是笨蛋!」

 

  偷吃貓的魚做出總結:「總的來說,多虧我們的會長臉皮厚。刪除鍵運氣真好,聽說大神剛到亞服的半小時內就加到『隨心所欲』,若是再晚一點,大神可能就會被其他厚臉皮公會搶先呢。」

 

  「……」劉可茵滿臉黑線,囧囧有神。

 

  在「尋世傳說」,一般大公會都會拘謹於「禮儀問題」,怕大神破壞公會印象不敢冒然邀請,而某會長似乎是個例外,對著才剛移民到亞服的綠意盎然狂按邀請,不怕嚇跑人家,這樣的人實在少見。

 

  在討論的途中,綠意盎然上線了,於是紅茶不加糖順口問道:「會長第一個加你入會,你就答應了?」

 

  綠意盎然遲了一會,回道:「是呀。」

 

  紅茶不加糖:「你沒有考慮嗎?。」

 

  「有。」綠意盎然認真的回:「公會名字聽起來不錯。」

 

  聽起來不錯?大神是因為名字不錯就加入了?

 

  這傢伙絕對沒有多加考慮!

 

  大神的回答太妙了,公會頻道笑成一片,惡夢的刪除鍵馬上宣揚:「看看!本公會是靠實力的!外面那些大公會算什麼,大神有眼光!」

 

  偷吃貓的魚:「屁!公會名字是本大爺我取的,討功勞也是本大爺的!」

 

  溺死的金魚:「對,確實是魚兒取的。」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「不公平,夫唱婦隨!我吵不贏你們!」

 

  話說回來,這公會的人很奇特,和大神談話不會彆扭,劉可茵思索其中的原因,或許是……此公會的玩家似乎都怪怪的?

 

  怪人其一,會長惡夢的刪除鍵,雖是會長,卻是公會裡最不穩定上線的幽靈人口之一,劉可茵待了兩三天才看過此人一次。

 

  對了,惡夢的刪除鍵特別說過,自從大神入會,公會吸引了為數眾多的崇拜者,不過在會長本人篩選之下,沒混入任何一個企圖不良的玩家,此公會雖小卻從來不缺人,基本上「隨心所欲」就是這樣的公會。

 

  怪人其二,偷吃貓的魚和溺死的金魚這對夫妻,此「雙魚」是「尋世傳說」有名的人妖夫妻檔,在遊戲裡,人妖(男玩女角)和妖人(女玩男角)罪孽可是相當深重,而此雙魚更是惡名昭彰,在遊戲之初吸引了一大票追求者,風風光光的公布他們是人妖和妖人,狠狠欺騙了眾人感情,讓許多追求者含恨而終。

 

  劉可茵看了許久才搞清楚,總是「本大爺本大爺」自稱的是其夫偷吃貓的魚,而被稱做「金魚」的是其妻溺死的金魚,而現實中,兩人的性別是相反的,劉可茵一開始也被事實震撼到,很難想像偷吃貓的魚其實是女兒身。

 

  順便一提,會長惡夢的刪除鍵和副會長偷吃貓的魚在現實中似乎是表兄妹,此兩人根本是冤家,對話模式常常互相吐嘈,不把對方打敗不甘心。

 

  怪人其三,劉可茵回想起來,當時遇見那兩人,是某次綠意盎然不在的時候……

 

  「不加糖,在嗎?」

 

  公會頻道連續發了兩三則訊息,全指名她。

 

  劉可茵愣了幾秒才反應過來對方是在叫她,一般人都稱呼她紅茶,她是第一次被人叫字尾。

 

  瞥了對方一眼,路過的,挺奇怪的ID,劉可茵有點印象,他是排行榜有名的狂戰士,興趣是到處找人PK,因此有許多仇家。

 

  路過的:「不加糖,要不要PK?」

 

  紅茶不加糖:「呃……」

 

  路過的:「綠意盎然剛好不在,妳是他帶進來的,應該很強吧?」

 

  言下之意,綠意盎然不在,他只好來找別人PK,難不成平時綠意盎然那個和平主義者都會跟此人PK嗎?

 

  劉可茵無奈了,先生,她只是個六十多等的小鍊金術師,能強到哪裡去啊?

 

  一旁冒出來的流星雨解圍道:「抱歉,這個人性格怪怪的,不用理他。」

 

  流星雨邊說邊法杖一揮,狠狠轟向路過的一顆魔法球,然後原本戰慾旺盛的狂戰士來不及打半個字,被強迫分心了。

 

  然後流星雨悄悄密了她,「下次可以直接溜走,話說,綠意盎然逃跑的技術越來越精湛了。」

 

  看著螢幕裡的狂戰士和神官漸漸走遠,劉可茵久久無法回神。

 

  她是不是……要給自己做一個加敏捷的飾品?

 

 

  自從加入了「隨心所欲」,認識一群很妙的人,每天都會有一小段插曲,劉可茵永遠不缺驚喜。

 

  其中有一段小插曲是這樣的,起因於某兩人一時興起。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「我說,這問題困擾我很久了,大神為何從歐服轉到亞服來?」

 

  偷吃貓的魚:「對呀,大神語言相當流暢,轉伺服器完全沒有溝通不良的問題。」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「大神好像都沒解釋喔,外面倒是有一堆傳聞。」

 

  偷吃貓的魚:「難道……大神是混血兒?」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:「紅茶知道原因嗎?」

 

  「不知。」劉可茵也一直忽略這個問題,總不可能是真的衝著她而來,語言那些都不用學了。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「喔,那某人要不要解釋一下,嘿嘿,嘿嘿……」

 

  偷吃貓的魚:「嘿嘿嘿嘿嘿嘿……」

 

  對話框忽然傳來語意不明的笑聲,眾人開始狂丟水汪汪大眼表情和祈求的表情,明顯就是叫大神出來解釋。

 

  隨心所欲在某方面倒是挺團結,此時此刻,全部人團結起來要八卦,劉可茵也忍受不了好奇心,無良的跟著眾人丟表情圖案。

 

  沒想到,許久沒說話的綠意盎然突然語出驚人。

 

  「沒有混血,我是道地的亞洲人。」綠意盎然說道:「先前在歐服,是因為我在國外學習,直到最近把所有課程結束掉,才把伺服器轉回來。」

 

  大神說完,全場靜默幾秒鐘,瞬間公會頻爆開了。

 

  溺死的金魚:「咦咦咦咦咦!真相了!」

 

  偷吃貓的魚:「大神是歸國子女,不簡單呢!」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「喔喔喔!原廠貨,品質優良,血統純正!」

 

  偷吃貓的魚:「你當做在賣東西啊?本大爺還是進口的呢!」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「不不,怎麼能賣呢?大神是無價的。」

 

  流星雨:「怪不得沒有語言的問題,原來菁英一直是本國人。」

 

  路過的:「嘖嘖,外面把轉伺服器的原因傳得很複雜,沒想到真相是這麼簡單的理由……」

 

  惡夢的刪除鍵:「我挖到寶了,喔呵呵呵,我成功挖掘出秘密了!」

 

  然後,在眾人一片驚訝聲浪中,綠意盎然最後補上一句。

 

  「其實這不算秘密,只是沒人問過,我就沒解釋了。」

 

  眾人:「……」

 

  劉可茵再次被大神威力無比的一句話擊倒了。

 

  也對,仔細一想確實很符合常理,大神若真的從國外來的,ID怎麼可能是中文。

 

  劉可茵想像在歐洲伺服器,一片英文字母中,看到「綠意盎然」四個中文字突兀的掛在排行榜頂端。

 

  嗯……真是奇妙的景像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算一算她加入「隨心所欲」已經第五天,這幾天,紅茶不加糖都跟著大神混,除了偶爾會和公會的人鬧,日子很清閒。

 

  他們的相處模式是這樣的,一上線,紅茶不加糖就會收到隊伍邀請,綠意盎然主動帶她跑高等地圖,越級練功砍怪,其實他們倆都不急著練功升等,綠意盎然早就滿等,而紅茶不加糖是藥師等級不重要,於是就演變成散漫的心態,常常邊打怪邊聊天,打累了就休息,偷懶到想繼續動工為止,日子過的相當悠然自得,雖然如此,紅茶不加糖還是從六十二等升到八十等。

 

  他們沒有特別約時間,總是自然而然的在一起,若是那天綠意盎然剛好沒上線,劉可茵就去忙自己的事,可以去採草煉藥縫縫獸皮,或是回歸本行去交易商品。

 

  劉可茵和綠意盎然的交流有點微妙,不像熱情的朋友總有說不停的話,他們偶爾不聊天,也偶爾會掛著人物去做別的事,但一定會互相道聲「早安」、「晚安」,有時,劉可茵忙完自己的事回來,會發現綠意盎然的人物站在她旁邊。

 

  劉可茵覺得這樣很好,他們的相處是自然而然,是輕鬆自由的,互相知道對方在身邊,卻不互相干涉,平淡無奇,卻可以很長久。

 

  日子清閒的很誇張,和綠意盎然待久了,劉可茵越來越覺得自己變神仙,與世無爭,逍遙自在。

 

  這天,綠意盎然將紅茶不加糖拉入組隊,一邊放出絕招清怪,一邊敲著鍵盤問道。

 

  「妳知道隨心所欲公會有個眾人宣言嗎?」

 

  紅茶不加糖:「不知,那是什麼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每個人入會都要寫份宣言,代表玩遊戲的目標,我也寫過。」

 

  紅茶不加糖:「我加入已經有五天了,也差不多要寫囉?」

 

  綠意盎然打出一個笑臉:「妳可以寫寫看。」

 

  劉可茵想了一下自己的宣言內容,順口問道:「你怎麼打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人生志在悠悠哉哉過日子。」

 

  「……拜託你有點志氣好嗎?」

 

  劉可茵打出這句突然發現不對,遊戲裡最有志氣的人莫過於綠意盎然了,要是其他玩家知道大神的目標,恐怕都會氣死吧。

 

  思索後,劉可茵洋洋灑灑在鍵盤上敲下幾個字。

 

  「我要賺大錢!」

 

  是的,這一直是她遊戲之初的目標,劉可茵沒忘記她成為職業商人的原因。

 

  系統公告了她的宣言,公會的人都聽的見,綠意盎然停下砍怪的動作,將人物轉向她,似乎是輕輕地笑了。

 

  劉可茵還來不及看對話框綠意盎然打出的字,便被一個聲音打斷。

 

  「鈴鈴——」

 

  響起的不是工作用手機,而是現實中的家用手機,劉可茵放下電腦,側著身體接起手機。

 

  「可茵,妳在哪裡?快點過來!」

 

  手機傳來母親著急的聲音。

 

  「妳爸爸的心臟病突然復發,病危了!」

 

  劉可茵渾身一震,呼吸頓時停止。

 

  怎麼會這樣?一直以來住院觀察的父親……情況不是有好轉一些嗎?

 

  還沒那麼快,現在還不能動手術啊!

 

  扔下電腦,劉可茵匆匆拿著錢包,飛快的趕往醫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從學校宿舍趕到A市總醫院,經過半小時的車程,劉可茵才慌張的趕到加護病房。

 

  父親經過醫師急救,已經勉強撿回一條命,劉可茵走進房門時,母親正在一旁陪伴昏睡的父親。

 

  醫院的消毒水味道濃厚,劉可茵時常來探望父親,已經漸漸習慣這股味道,默默走到病床旁,她輕聲對母親說道。

 

  「媽,我來照顧爸爸,妳先休息一下吧。」

 

  「嗯。」母親輕輕點了點頭,臉上的淚痕未退。

 

  病床上,父親熟睡的臉龐消瘦,誰也沒想到,在一年前,原本健康的父親會突然發病。

 

  父親自從一年前得知患了心臟病,為了治療,這幾個月一直住院觀察,好好調養身體,心臟病這種疾病沒什麼徵兆,一旦復發起來都會非常嚴重,前一個月醫院檢查有好轉的跡象,沒想到今天就突然復發了。

 

  父親的疾病需要漫長的治療,劉可茵家境並不富裕,母親拼命的加班工作,到處奔波籌錢,而劉可茵為了分擔龐大的醫藥費,放棄原本考上的理想大學,選了距離家裡和醫院最近的學校,邊讀書邊兼差兩邊跑。

 

  「可茵,對不起,讓妳這麼辛苦。」母親擦著淚,心疼的撫摸女兒的頭髮。

 

  「沒關係,媽媽,我有方法可以賺錢。」劉可茵撐起笑容安慰著。

 

  「賺錢?妳是說妳玩的那款遊戲?」母親疑惑的問:「媽媽不懂遊戲,不過當個職業商人真的能賺那麼多錢嗎?」

 

  「可以。」劉可茵保證般點著頭,「我就是為此才成為職業商人。」

 

  她當初成為職業商人就是為了分擔家計,自從她工作步入軌道,從遊戲退換成現實幣的金額越來越龐大,已經足夠養活自己,同時負擔一部分醫藥費,這一年間,也有一小筆可觀的存款。

 

  原本以為父親的病情可以再撐一會,現在看起來是不行了,住院觀察只是一時之計,若是再發病,父親恐怕撐不久,劉可茵知道,最好的辦法是動手術,但是手術的費用不便宜,一般家庭根本負擔不起,若不是他們當初籌不到錢,父親的病情也不用拖這麼久。

 

  時間比預計的還要快,父親的病不能拖,必須要趕快動手術,她急需錢。

 

  銀行的存款有一筆錢,至於剩餘不足的錢,她就得去遊戲裡籌了。

 

  「可茵,妳千萬別勉強自己,媽媽真的不想要讓妳一肩撐起家計。」母親擔憂的勸。

 

  「媽媽,我可以。」劉可茵笑了笑,安慰道:「我還有最後的手段。」

 

  「真的嗎?」母親連聲問道。

 

  「嗯。」劉可茵慎重的點頭。

 

  她還有個不到最後不使用的手段,就豁出去吧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  在醫院照顧父親一整晚,劉可茵回到家中,已經是清晨時段了。

 

  一整晚沒睡,劉可茵精神有些疲憊,隨便的從冰箱拿了麵包充飢,她強打起精神,迅速操縱滑鼠,把倉庫上上下下翻過一遍,清出可以販賣的商品,。

 

  她換算過了,家裡湊的錢加上她自己的存款,目前還缺二十萬元要湊齊,換算成遊戲幣的話,她必須在這幾天完成一筆高達五百億的交易。

 

  若是平時交易量不錯時,一個月她在遊戲可以賺到五萬現實幣,勉強湊四個月就能賺到二十萬,可惜現在時間不允許,劉可茵必須要把四個月內的銷售金額在短時間內湊到。

 

  怎麼想都是不可能的任務呢……

 

  還有個大問題是……找誰交易好呢?

 

  掛了一整晚沒關的電腦有些發熱,好友欄,綠意盎然名字還是亮的,不過這時間應該只是掛著吧。

 

  劉可茵一邊找尋可以販賣的商品,隨手點擊綠意盎然ID,輕描淡寫在信件上敲了一句:「抱歉,我突然有緊急事,所以剛剛人先離開。」

 

  幾秒後,綠意盎然開口回道:「嗯,沒關係。」

 

  「你在線?」劉可茵訝異了。

 

  綠意盎然打出一個笑臉:「我是夜貓子。」

 

  劉可茵轉念一想,快速的敲著鍵盤:「綠意,我這邊有幾個S級藥水和套裝,你需要嗎?」

 

  雖然綠意盎然知道她是軍火商,不過雙方從來沒真正交易過,劉可因此時正需要錢,如果綠意盎然有需要正巧可以販售,多湊點錢總是好事。

 

  綠意盎然頓了頓,問道:「有多少商品?」

 

  劉可茵邊翻倉庫,同時邊說:「五千瓶紅水,四千瓶藍水,兩百等全戰敏捷套裝,另外還有一些金戒指和金首飾。」

 

  對話框沒反應,綠意盎然似乎思考一段時間,緩緩問道。

 

  「妳急需要錢嗎?」

 

  果然,她無故離開一整晚,加上突然想販賣商品,其中種種異常舉動,不難讓人猜出其中的原因。

 

  劉可茵嘆了口氣,她不打算隱瞞,但也不想解釋,僅淡淡回了一聲:「嗯。」

 

  綠意盎然問道:「缺多少?」

 

  這是相當敏感的問題,劉可茵略有保留的含混過去,沒有直接告訴對方金額。

 

  成為商人許久,劉可茵對於遊戲和現實分的很清楚,尤其是牽扯到錢或利益,自從踏入這一行,她一直都盡量不要讓自己的情緒混在其中。

 

  劉可茵直白的問:「你要買嗎?」

 

  綠意盎然:「嗯,我想想。」

 

  留了短短一句話,之後綠意盎然便有十多分鐘沒有回音,就在劉可茵以為對方不在了,綠意盎然突然打出一個微笑。

 

  「好,我全買了,八百億夠嗎?」

 

  「……」劉可茵手一滑差點砸了滑鼠。

 

  雖然她知道綠意盎然是綜合實力排行榜之首,同時也連霸財富排行榜、等級排行榜、PK排行榜、裝備武器排行榜等等,堪稱是全伺服器最有錢最霸氣的玩家,但她卻沒想到,大神會這麼的……大手筆。

 

  八百億……可不是每個人都能拿出的數字呢……

 

  無力了,劉可茵盯著螢幕發楞,為什麼……這個人總是有辦法讓她驚訝啊?

 

  「不夠嗎?」許久沒有回音,綠意盎然似乎誤會了。

 

  她趕緊回:「等等,五百億就夠了,而且,我現在沒有那麼多商品可以賣。」

 

  「不然我先借妳吧。」

 

  綠意盎然說的十分自然,彷彿這五百億只是五百塊,借了不用還也沒差。

 

  劉可茵被這句話打擊到了,過了幾秒分鐘後,她才無力的反駁。

 

  「我不想欠你……」

 

  「不是欠,是借,妳以後要還我。」綠意盎然打出一個微笑:「妳考慮看看。」

 

  「……」

 

  放開滑鼠,劉可茵抬頭仰望天花板,平復內心過於激動的情緒。

 

  心情很複雜,已經很久沒有不知所措了。

 

  確實,她需要這筆錢,製藥、打造裝備都需要時間,短時間能湊到錢的方式只有這個了,但她卻不想欠人情,尤其還是欠綠意盎然的人情。

 

  很無力,突然發覺自己的力量真渺小,她當職業商人一年多,自認自己過去的每一場交易都很公平,那是她的商人的職業理念,欠人錢……就等於是賒帳,而賒帳在劉可茵的字典裡是最禁忌的事了,不算是一場光明的交易。

 

  劉可茵認真考慮了許久,最後還是無法接受賒帳。

 

  賭上她商人的名譽,也絕不賒帳!

 

  劉可茵下了無比重大的決心,在鍵盤上敲了一串字。

 

  「綠意盎然,我們約出來簽交易合約吧!」

 

 

 

  

夏堇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冰兒
  • 有錯字><不過出書的時候應該會校正吧